[推荐]晓青老师的丝袜系列番外篇午夜蝉翼的光泽上中下全

发布时间:2022-07-21点击次数:

【晓青老师的丝袜系列番外篇:午夜蝉翼的光泽】(上、中、下)全

(上)

此时,已是凌晨2点多,夜已经过去大半,街上的霓虹也半数熄灭,连深夜

也娇喘声阵阵的昏暗茶楼发廊此时也客稀人疏。小姐们有的昏昏欲睡,有的还在

回味上半夜的激战淋漓,有的则在淋浴下清洗由于与阳具过多「亲密接触」而略

微红肿的阴肉。

但是,在这所普通中学学校的深处,淫靡的气息正自渐浓。二层的小楼,昏

黄的台灯灯光映在淡红色的厚重窗帘上,忽明忽暗,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有节律的

遮挡着这微弱的灯光。

「哦……哦……哦……」「吱嘎吱嘎吱嘎」每一声床板的响动都伴随着一声

女子销魂的呻吟,每一声都是那样的撕心裂肺,也都是那样的销魂蚀骨。

一双细挺的小腿笔直的伸向上方,连接的大腿白皙润滑,紧紧的依在男人壮

硕的肩上,随着男人的腰身一下一下的深插,女人绷直的脚尖在空中划出一道一

道摆动的弧线,在昏黄的光线下,显得越发的淫靡不堪。

「再……再用点力……再深点……」女人在呻吟的间隙中呜咽着挤出了几个

字。

「你个小骚狐狸,不怕我操进你子宫里啊?」男人回应着,但腰身下压上提

的动作一刻也没有停,相反的,幅度越来越大,更加狠狠的冲击身下的那个淌着

淫水的肉管子,似乎要把那钢铁般阳具后面的两颗蛋丸也一并捅进女人两腿中间

的淫洞里。

「哦……操……操进去就操进……哦……进去呗,小心把你……哦……你吸

干了。」下面的女子也情不自禁的加快了下身扭动的频率,大腿根部的床单早就

已经湿透了,伴着两个人的动作,已经饱和的粉色床单无法吸收更多的淫水,一

下一下被挤出泛着白沫的粘液。

猛地,男人臀股一沉,硕大的紫色龟头重重的插到了肉管的深处,但并没有

着急往外拔,而是继续深插,但阴茎的长度已经限制住了龟头继续向里刺入的动

作,阴茎根部的肉壁紧紧压在了女人的阴道口上。用力……男人依旧在用力向里

插,一边插入还一边细细研磨着阴道口嫩嫩的阴肉。

「哦……」女人一声长吟,一对性感的脚尖已是绷得直直的指向上方,小腿

拼命地压着男人的双肩,同时扭动腰胯,似乎想要再尽力打开一点下身淫水泛滥

的阴管,好让火烫的龟头更深的刺入自己的肉体。

那嫩红色肉管的深处,无数倒刺的粉色肉芽正紧紧的扣在男人抽插的火烫的

龟头上,龟头与肉芽内部的神经末梢正将肉与肉紧贴摩擦产生的巨大快感飞快的

传给正在控制性器的男女。

「来了!」男人一声低呼,大腿上的肌肉开始有节律的抖动,肉红色的精袋

瞬间开始收缩挤压,一股股浓白的阳精瞬间通过刺入女子深处的粗大肉棍,顶开

肉棍顶端的马眼,肆无忌惮的喷射起来。

与此同时,女人结束了一声长吟之后,身体由主动收缩变为被动抽搐,阴精

顿时狂喷直泄,虽然不多,但喷射的力道着实不小,「呲……」的一声全都射在

了男人硬实的小腹上。

一个射、一个喷,前后足足有半分钟多,两个人紧绷着的动[推荐]晓青老师的丝袜系列番外篇午夜蝉翼的光泽上中下全作停了下来,女

人身体像一滩烂泥,放开了夹着男人阳具的阴肉,软软的垂在了床上。男人也慢

慢抽出兀自坚挺的肉棒,龟头与阴门之间拉出了几道透明的淫丝。

「又破啦……真是的……」女子斜了一眼龟头,有些嗔怒的抱怨。

再看男人的肉棒上,紧紧裹着一层淡肉色透明的阴茎套,但是套子的前端的

贮精囊却破开了一个大口,男人浓白的精液与女人透明的阴水混合在一起,拉出

一道道细丝,承受不住自身的重量,最终滑落在已经湿透的床单上。

「也没办法,谁让咱俩操的这么猛呢……」男人笑着辩解说。

「也没关系,反正也破了,怀了就怀了呗,到时候大着肚子做据说感觉不一

样哦……」

没想到女人如此说,男人不禁愣了一下,接着露出淫荡的表情,「就你这小

妖精懂得多。」

这女人就是这所学校的数学老师晓青,妖艳的出名(可参见《晓青老师的丝

袜系列全集》),而男人叫方洁,和晓青说有关系也有,说没有关系也没有,说

白了就是嫖客和妓女的关系。不过又和一般嫖妓的关系不同,能嫖到晓青这高级

卖淫女的嫖客,至少床上云雨的功夫绝对不一般。

晓青很清楚自己两腿间这段嫩肉管子的价,但一般收钱要看和嫖客做爱的感

觉,如果感觉不好不但价钱要翻倍,也绝不会有下回,但如果感觉不错,价格减

半不说,有可能下回就是免费的,或者干脆成为长时间泄欲的性伴,虽然条件苛

刻,但慕名而来的男人却着实不少,最后晓青不得不加了一条:在她手指的抚慰

下,能超过十分钟不射的,才有机会上床品穴,不然价钱照收,手淫、操穴一个

价。

晓青的指技可是有名的霸道强悍(可参见《晓青老师的丝袜系列全集》),

能撑到十分钟的女人都不多,更何况男人,什么撸龟头、抠屁眼在晓青看来都是

小儿科了,男人一躺下,直接用中指深插进屁眼,直接扣在前列腺上,另一只手

轻轻圈住龟头,一撸一扣,一般男人直接就变成精液喷泉了。

能压在晓青身上抽插的已经少之又少,能成为晓青性伴的几乎可以尊称为性

神了。方洁便是晓青几个性伴中的一个。年轻、身材好、超级恋袜、做爱精力十

足,晓青就是喜欢在床上插得她要翻白眼的猛劲儿。

此处是晓青在学校里的宿舍,因为晓青班里学生的成绩不错,再加上学校女

领导似乎也享受过那么一两回晓青绝世的指技,所以对晓青的淫行也就睁只眼闭

只眼,偶尔还去度「性假」。

这天是周五,第二天放假,方洁下午三点多就来了,两个人简单的吃了点东

西,又出去买了不少润滑剂什么的助性药具,从晚上8点一直玩到下半夜,只要

方洁的肉棒还能硬起来,晓青就拉着往自己的骚管子里塞,此时方洁的肉袋子已

经泄光所有的阳精,空的有些生疼,晓青的性器也不例外,虽然每次插入都提前

抹上润滑剂,但来来回回好几个小时的抽插,也有些吃不消,大腿一并起来就感

觉阴道深处内壁的阴肉火辣辣的疼。但两个人似乎都没有要就此结束的意思。

「再玩点什么啊?小骚女?」虽然方洁感觉到自己的[推荐]晓青老师的丝袜系列番外篇午夜蝉翼的光泽上中下全鸡巴短时间内是硬不起

来了,但色心依然,面前的尤物玉体横陈,还略微带着刚才性战的娇喘,又如何

让他和衣安睡呢?

「嘻嘻,好哥哥还要来啊?非要弄死妹子才算完么?」虽然晓青这么说,但

下床,拉开衣柜的动作却没有一丝停顿的意思。

晓青知道,到现在自己也泄了五、六回了,再玩下去必须得来点助性的东西

了。方洁是绝对意义上的恋袜癖,当初第一次与晓青做爱,就是因为他在大街上

偷拍穿着超短裙、灰色玻璃连裤袜的晓青被发现了,进而与晓青认识,一拍一摸

之下结果发现女的也是人尽可夫的骚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新买了几双水晶裤

袜开房。

这一次可以说操的天昏地暗,足足过了两天,晓青才从性爱的快感中回过神

来。

晓青本来腿形相当的漂亮,自己也很喜欢穿妖艳性感的丝袜,只是对于丝袜

参与性爱没有什么研究,只知道这薄薄的一层纱可以让不少男人「鸡」动不已。

而方洁则不同,做爱花样百出,而且对丝袜情有独钟,经常自己也穿上裤袜与丝

袜女子抽插行淫。

做爱的体位也是千奇百怪,虽不及正常体位与性具对性爱的刺激强烈,但视

觉与触觉感官上的冲击却非比寻常,再加上方洁本身就是「阅女无数」的性爱高

手,一来二去,两人穿着裤袜在床上翻滚的多了,竟然也让晓青的身体有了对丝

袜的依赖感,整日丝袜、裤袜不离腿。

这一双白玉般晶莹柔白美腿,时刻包裹在超薄水晶裤袜的光泽下,也无怪乎

晓青那么苛刻的卖身条件也是门庭若市。

双方对对方身体敏感的地方,喜欢的性爱方式也渐渐相互了解,时间一长,

性伴的关系也就确立了。但仅仅是性爱上的伴侣,除性之外,两个人没有任何交

集,也就是说白了,不花钱的妓女,或者免费的鸭子。但由于丝袜裤袜的刺激太

过强烈,为了避免一次泄光阴精阳水,多享受几次高潮的感觉,两个人在做爱时

开始都不穿,一般到最后才香袜着身,然后一蹴而就的冲上性爱最高的极点。

(待续)

(中)?

打开衣柜,拉开最下面的那个抽屉,只见里面缭乱的堆放着数不清的丝袜,

裤袜,网袜,吊带袜,棉袜,冰蚕袜。黑色的,肉色的,粉色的,白色的,水晶

玻璃的,超薄透明的,原味的,未开封的,还有几双淡肉色连身裤袜,可以说市

面上买得到的,这里有,买不到的,这里依然有。各类颜色,质地,款式,够开

个丝袜博物馆了。

「我说小冤家,今天咱来哪双啊?」一想到即将到来的丝袜性爱大战,晓青

就阴湿不已,一脸媚笑的问。此时距离刚才的潮吹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但一

接触到丝袜,晓青的肉管子顷刻间就湿透了,甚至在下方的地面上已经滴落了一

小滩晶莹剔透的阴液。「今天是玩玻璃直肠还是水晶尿管啊?」晓青一脸臊气蓬

勃的表情问道。

「什么都行啊,只要是你这个小骚狐狸的肉管子,前后我都喜欢操。」方洁

一边上下抚弄着自己涨的有点发紫的阳具,一边回应着。两个人现在都是标准的

不能再标准恋袜、淫袜专家,性器对丝袜的感觉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刚才还因为长时间行淫有些发软的阳具,现在又恢复了开始时的挺拔紧绷,

肉黄色的皮肤已经变成了浅紫色,上面隐约彰显的一条一条粗粗的青筋里,淫荡

的血液在肆意流淌,渐渐都汇集在阳具前端硕大的龟头上,肉冠的皮肤已经全部

充血撑的晶莹剔透,此时还略微有节律的勃动,似乎已经忍耐不住要吮吸女人的

阴水了。

而晓青的性器也好不到哪里去,此时如果用扩阴器撑开晓青的阴门,会很清

晰的看见里面的肉芽直刺倒生,时刻准备把侵入肉管的阳具和丝袜包裹住。「还

说呢,上回玩玻璃的时候,我的小肉肠子都快被你操断了。」看着粗大的阳具,

晓青娇嗔道。

「哼……你个小妖精还好意思说,不是你一个劲儿的在下面喊,让我使劲儿

操,操断你的小肠子吗?」

「嘻嘻,那今天换换吧,让我的菊管歇歇,今天咱既不玻璃直肠,也不玩水

晶尿管了,玩点新的?」

玻璃直肠和水晶尿管是晓青最喜欢玩的两个项目,前者就是把超薄的水晶长

筒丝袜紧裹在男人的阳具茎体上,再把阴茎塞进女人阴管,让丝袜尽可能的接受

阴水滋润,然后捅进菊庭,在阴水浸润的玻璃丝袜的润滑下,粗大的阴茎隔着一

层蝉翼般的丝袜狠命摩擦菊道,刺激菊庭最里面的肉芽,伴着亦痛亦爽的呻吟,

女人紧绷的屁眼很快就会吸出男人精囊最深处的白色浓浆,套在肉棒上丝袜的袜

尖模糊一片。

后者则是种相互的协助水晶鞋淫,把水晶丝袜紧裹在凉拖的水晶细高跟上,

然后绷紧丝袜把鞋跟捅进女人的尿道前庭,男人则把勃起坚硬的阴茎伸入水晶凉

拖前端的鞋身里,行淫时,双方的性器一同挤压摩擦性感润滑的鞋跟与鞋身,凉

拖很快就会被两人的阴管肉棒所分泌出的液体湿透,伴着男人阴茎的勃动,水晶

鞋跟深深的刺入女人的尿道,因为女子的尿道只有7、8厘米长,十几厘米的水

晶鞋跟沿着尿管很容易的就能捅进膀胱,若即若离的点刺着膀胱壁。

这个刺激是被动刺激,比平时尿液刺激膀胱壁的快感要强几十倍,女人很快

就会爽的精门大开,阴精、淫水、尿液四溢不断。

男人则可以把精液喷洒在水晶凉拖的鞋面上,完成整个鞋淫的过程。这两种

奇技淫巧都是方洁为晓青量身定做的,虽说销魂无比,但身体一次释放的性能量

毕竟有限,一般玩上一种身体就几近极限了,两种都玩一遍的时候也有,但要有

药物的辅助,方洁这边好说,玩上两次最多就是射两次白浆,就算射到最后阴囊

空空如也,只要肉棒直的起来也可以继续抽插。

但晓青那边可没有这么简单了,这两种淫巧对性器的刺激非比寻常,特别是

水晶尿管,由男人控制鞋淫的刺激强度几乎每次都让晓青爽的失禁半天,所以每

次玩之前晓青都会多饮白水,让尿液尽量的稀释,不然真的要臊气蓬勃了。

即使这样,表面端庄秀丽,实则嗜淫成性的晓青对水晶高跟鞋跟长度的要求

也是一涨再涨,由最初的10厘米渐渐加到15厘米、18厘米,和方洁上一次

玩的时候水晶鞋跟已经几近20厘米了,连方洁这样操袜淫鞋的高手也不禁倒吸

凉气,有点害怕高潮的时候失了分寸,极细的水晶鞋跟一个深插,晓青的性器就

此废了。

以前方洁与晓青刚认识的时候,晓青虽说已经是人尽可夫的欲女,但对性爱

的理解毕竟还停留在变换各式的体位、粗大坚硬的阳具的层面上,对丝袜高跟性

爱也仅限于偶尔与恋丝同好行淫时候的尝试。

但那也不过是她穿着丝袜用腿把男人的精浆夹出来,自己并没有试过丝袜的

刺激,但随着与方洁性爱的深入,如今的晓青袜不离身,确切点说应该是袜不离

阴,阴道、尿道、屁眼已经习惯有丝袜紧裹甚至塞入的感觉了,性爱更是离不开

丝袜高跟,有时连来例假用的卫生巾都要塞进淡色的超薄丝袜再垫在阴户前面,

例假期间丝袜比卫生巾用的还要多。

亏得晓青性伴多得很,从来不缺高档丝袜,能用得地方尽皆用上。今天晓青

又提出再玩点新的,方洁真不知道这个荒淫的小妖精又会想出什么点子来。只见

晓青在衣柜里轻扯出一双淡灰色的水晶连裤袜,这是她白天讲课的时候穿的,大

腿的位置还留有一小块精斑。

这也是晓青的一个喜好,反正丝袜多得很,射在丝袜上的精液从来不清理,

任由浓白的精液慢慢的稀释、液化、干涸,最后固结成一小块精斑,成为薄丝的

点缀,穿着带有精斑的丝袜更是别有一番刺激。

晓青把一只玉脚搭在床沿上,葱白的手指轻轻抚弄着薄如蝉翼的袜身,就像

前戏挑逗男人的龟头一样,慢慢的把袜身挽在手心,稍稍勾起香脚的脚尖,把袜

尖的部分温柔的套了上去,轻拉丝滑的袜口,生怕一个不小心使得蝉翼被拉出一

条裂痕。

把袜管拉到大腿的高度后,另一条玉腿也滑进了袜口,同前般无二的轻柔提

袜,小腿与大腿已经裹在了一层银灰色的薄纱之中,拉直、紧绷,袜口束紧了晓

青的水蛇蛮腰,此时大腿与小腿银灰色的光泽更盛,超薄水晶裤袜特有的紧绷光

泽已经包裹了这位妖艳女子的下身。同时,右侧大腿上的精斑也更加的明显,打

断了大腿处光泽的连续,但也平添了不少的淫靡。

「你个小骚货,又让哪根棒子给喷了?」显然,如此明显的精斑痕迹瞒不过

方洁的眼睛。

晓青脸微微一红,随即笑道:「嘻嘻,班上的一个小男生,原来答应过他这

回考试能进年级前十名的话就让他摸摸我的丝袜大腿,谁知道这小子也真行,年

级第二,一高兴就给他做了个腿交全套,小男孩的本事哪能跟你比啊,还没两分

钟呢,这不直接喷到我的腿上了,处男的精液啊……」说着晓青也不顾方洁一脸

妒色,用指尖在大腿的精斑处轻划了一下,接着就轻含在唇间吮吸着,似乎意犹

未尽白天的那场腿交游戏。

谁知方洁对晓青的行淫做事早就看得一清二楚,也根本就没想当晓青唯一的

性伴,不怒反喜,问道:「怎么样?十几岁小男生的精液味道如何啊?」

晓青微微一笑,嗔道:「你个没良心的,我被人操了你都不关心。」

「嘻嘻,你被人操了?还是你把人家小男孩迷奸了?」说着方洁把坐着的身

子向晓青丝滑的袜腿靠了靠,顺势拉了淡灰色的薄袜玉脚合着另一只手裹住了阳

具的茎体,一边慢慢的摩动,一边问道:「小妖精刚才不是说要玩点新花样吗?

说说啊?」

晓青一条玉腿被强行拉着行脚淫,姿势有些不舒服,娇嗔道:「就知道你自

己爽,急什么啊?」说着收回了正在摩擦男人龟头的袜脚,上面已经有些许男人

冲动时的液体,晓青用小指轻刮了一下,放在唇边用舌尖舔了舔,笑道:「还是

成熟男人的液体香啊,就吃你啦……」

说着翻转过身子,小鸟依人般的坐在了男人的怀里,体位略微靠里一点,男

人勃起的肉棒刚好从晓青灰色水晶裤袜的大腿间斜刺出来,晓青顺势一夹,大腿

根部的嫩肉隔着超薄裤袜轻轻的裹住了男人炙热的茎体。

「好……好……烫啊……操……操我啊……」晓青微眯着眼睛,唇间开始轻

轻的呻吟着。晓青笔直玉腿的轻擦加上水晶超薄裤袜的触感让方洁也有些控制不

住,呼吸渐渐加重,夹在女人双腿间的阴茎也愈发的粗大,他一边轻舔着晓青的

耳垂一边轻问道:「小宝贝,想让我怎么操你啊?」

(待续)

(下)

由于刚才持续的性战,屋内的空气中散发着男女发情时特有的麝香气味,还

有淡淡精液的味道。晓青坐在男人的身上,白皙的大腿跟隔着一层灰色的水晶裤

袜紧紧裹住了男人滚烫的阳具,随着身体的起伏,龟头在一双丝腿间忽现忽隐,

两个人就这样以一种类似于「观音坐莲」的体位开始了「裤袜腿交」。

方洁的手指则隔着裤袜按在了晓青的略微勃起的阴蒂上,随着身上这尊「观

音」的起伏有节律地揉按挤压着。

「老……老公啊……你的大肉棒,可是越……越来越粗了……」

「粗了不好吗?你个小骚货……说啊,到底想让老公怎么操你?」

「哦……哦……哦……老公……老公,咱试……试玻……璃尿……道吧?」

「玻璃……玻璃尿道?」

方洁显然对晓青的话有些吃惊,他很清楚这个玻璃当然不只指玻璃丝袜,还

有裹在玻璃丝袜中的大肉棒。一时间,一幅晓青大大地张开大腿,玉手掀开尿道

口等待肉棒刺入的春宫图顿时出现在眼前。

细细的尿道刺入水晶凉拖的细长鞋跟倒还可以,但直径少说五厘米的肉棒,

就算裹的是超薄丝袜插进去也绝不是一般女子可以承受的。

瞬间的思索打断了方洁对精关的控制,晓青忽觉正在大腿间抽插不止的肉棒

一阵有节律地勃动,接着龟头突地一涨,一股白色的浓浆从水晶裤袜紧裹着的骚

腿中激射而出,划了一条小小的抛物线,尽数落在了裤袜大腿上早先的精斑处,

一阵伴着浓浓男子精液特有的气息的湿热感,从大腿上传来。

晓青嘻嘻一笑,娇声问道:「老公这是怎么了?妹妹才夹了这么两下就不行

了?不会是滑精了吧?」

「谁说不行了?只是精液太多先吐出点来,好进行下面的内容啊。」

「好你个小妖精,今天不操得你求饶不算完!」

晓青笑吟吟地把刚才射在大腿上的阳精涂均匀,润滑的丝腿在精液的滋润下

更加淫靡无比:「就用这双吧,这回用你的精液当润滑剂。」说着晓青缓缓脱下

了腿上的这层薄薄的灰色皮肤,塞到方洁手里,说道:「稍等啊,我先换一双再

来……」

谁知方洁根本不容晓青再去穿双裤袜,直接就把晓青抱起,扔在了床上。

两人玩「强奸游戏」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晓青马上就「入戏」地嚷道:「饶

了我吧,好哥哥,我还是处女呢!」

方洁嘻嘻一笑:「处女?你哪里是处女啊?连菊肠都被我操穿好几回了。」

「人家……人家那里还没有被鸡巴进去过呢。」晓青一边嬉笑着调情,一边

用手指轻磨着勃起的小阴蒂,这样既可以保持一定的性兴奋,又不至于让情欲失

去控制。

方洁当然知道晓青口中的「那里」指的就是「尿道」。他见晓青不停地手淫

刺激阴蒂,早已控制不住身下的淫虫,拉开从晓青手里接过的裤袜,找到被精液

射湿大腿部分,直接就裹到龟头上了,再顺势向后一包,整个肉棒连同后面的肉

袋子,全部紧绷在了裤袜的里面。

此时方洁的龟头也分泌了不少的液体,但都与先前射到裤袜上的浓浆混在一

起,浓白欲滴。

「来呀,老公!」晓青搔首弄姿地抬起了双腿,正好架到了方洁的双肩上。

操尿道对于方洁和晓青来说都是第一次,强烈的刺激心里早已让这对被淫欲操纵

的男女失去了理智。

方洁一手搭在晓青的大腿上,一手轻轻地扶住被灰色水晶裤袜包裹的肉棒,

晓青则尽量地分开双腿,刚才抚弄阴蒂的手指早已分开,一左一右地抵在了尿道

口的边缘,稍稍用力地把尿道撑开,等待着男人的插入。

方洁把龟头抵在了尿道口上,马眼正抵在这片既熟悉又陌生的区域,每次操

晓青的肉管子,不管是阴管还是菊庭,尿道都是必然会看到的,湿淋淋一片,晓

青平时性爱潮吹量又很大,尿道虽然没有接受直接性的刺激,但终归是要射出阴

精的地方,再加上后来方洁为晓青量身定做的「玻璃尿道」鞋交游戏,这里更是

水晶鞋跟经常刺激的地方。

但是,无论怎样,龟头的进入可真的是第一回,也只有晓青这种人尽可夫的

骚女可以想得出,也只有晓青这种性技巧炉火纯青的骚女才敢做得出。方洁轻轻

地挺动下身,紧绷着一层灰色皮肤的龟头缓缓刺进了女人射出阴精的地方。

「哦……啊……」晓青全身的肌肉仿佛一瞬间被注入了石化的凝剂,紧紧地

绷起来,一对性感的玉腿也在男人的双肩上拼命地抖动。

紧,前所未有的紧,方洁感到龟头在被闻所未闻的阴肉所包裹,周围已经分

不出有没有肉芽了,似乎四周全部都是肉芽,沿着龟头的形状,沿着阳具茎身膨

胀的青筋,丝丝入扣地裹紧了肉棒,一股强大无比的握力,也从尿道壁上传来,

夹得方洁叫苦不迭:虽说方洁阅女无数,但那也都是操阴穴,操屁眼,口交,腿

交,脚交,最多深喉插进胃管,让晓青抱着盆吐过几回胃液,但来这自尿道壁的

刺激还真是第一回。

方洁缓缓地前后推动着下身,既担心一个深插,晓青这并非生殖专用的纤细

尿道会承受不住,又担心自己的精关在如此强烈的刺激下再度失守。

方洁的额头上渐渐渗出了汗珠,而晓青则在半昏迷状态下销魂地呻吟叫床,

如果说以前与不喜欢的嫖客操穴时叫床是为了尽快地让男人射精走人,完全的逢

场作戏;那这次晓青的反应可完完全全是发自内心,来自穴眼的了。

由于尿道强烈的紧迫感,方洁的龟头推动很慢,半天的时间才刚刚推到尿道

的一半。

尽管如此,晓青的尿管让男人的阳具欲生欲死,精液几欲喷薄而出的感觉一

次又一次冲击着方洁那一向自负固若金汤的精关。男人那强壮到能托着女人大玩

「淫穴乾坤倒转」的双腿竟然由于快感太过强烈已经开始微微地颤抖,为了不这

么早地收工,推进中的肉棒停了下来,男人打算稍稍定定神,压一压上涌的精意

再行推入。

但身下的女人似乎正在高潮的边缘,男人突然的止步不前让她有种掉在半空

中的感觉,不上不下,同样强烈的淫欲激荡在那已经被撑得圆润的尿道里。

这时两人都在尽全力守着自己的精关不泄,谁也说不出任何的只言片语。等

了良久,晓青仍不见男人有向前推进的意思,双腿沿着男人的双肩向下滑动,顺

势扣在了腰间:「宝贝进来呀……」晓青猛地一用力,竟然用自己的玉腿扣着男

人的虎腰向前推进。

岂知在淫欲的作用下,用力也失了控制,只听「啵……」的一声,阳具在女

人玉腿的推动下沿着尿道急速滑进,竟硬生生得挤进了晓青的尿袋子。

在做爱之前,为了避免高潮时失禁,晓青早就泄光了尿液,此时的膀胱内空

无一物,肉壁紧紧地缩在一起,因为肉棒急速的插入,滚烫的龟头直接顶在了尿

袋娇嫩的肉壁上,晓青的身子也随着这意料之外的快感猛地一抽搐,生生地被催

到了高潮。

而方洁那边刚刚放松的情绪被晓青突如其来的一推,整个龟头在尿道肉壁的

强力挤压下,随着挤入尿袋「啵……」的那一声响,精关大开,阳液四射,浓白

的精浆瞬间阴透了包在龟头上的超薄银灰裤袜。

由于阳具深插在尿道中,女人的阴精尽数喷在了龟头的马眼上,双方都被对

方湿热的精浆烫得一抖,平时仅仅勃动几下的射精动作似乎一时也难以结束。男

人的肉袋子不停地抽搐,把大量的阳精压入女人的尿管;而女人也持续的高潮痉

挛,全身抖动着把一股又一股的淫水喷在滚烫的茎体上。

女人的玉腿死死扣住男人雄健的腰部,虽然插入的是尿道,但仅一层肉壁相

隔的阴穴也早已在这强烈销魂的刺激下淫水汩汩了,淡白色的淫水溢出阴道口,

沿着阴唇,浸透袜管,顺着大腿,玉臀,一滴一滴地落在晓青身下的床单上。

「死……死……了……」晓青高高弓起下体,似乎还想让阳具刺得更深些,

更深些,最好能刺穿尿袋,把马眼顶在输尿管口再射几股白浆。昏黄的屋内,两

个下身紧紧结合在一起的男女,接合的部分还有一双早已湿透的玻璃裤袜。

当方洁的肉袋子把最后一股精浆挤入女人输尿器官的深处时,女人也刚好射

完最后一滴淫水。大量白色的精液与透明的阴精混合在一起,几乎充满了晓青娇

小的尿袋,强烈的尿意让晓青眉头微蹙,娇声道:「老公,你射进去好多啊……

我都快忍不住了……」

方洁按着茎根处的裤袜缓缓地抽出阳具,袜身已经由银灰色变为了灰白色,

通体被两个淫物的阴液所浸润,细密的袜管粘粘地贴在男人尚自坚挺的阴茎上。

「要……要尿出来了……」男人刚刚拔出龟头,晓青便再也忍不住尿袋的胀

满感,尿口大开,一股蛋白色的浓状液体激射而出,由于晓青高潮时下身弓起,

浓液沿着尿道斜向上的走向直直喷射了足有半米高,这才力衰划了条淫靡的弧线

落在了床边,打湿了一双半透明的水晶高跟凉拖。

自此,晓青的四个洞全部被破处。口交、肛交、阴交,再加上尿道性交,全

部被裹着丝袜的男人肉棒抽插到高潮过了。其中最能勾起晓青淫欲的就是这裹在

蝉翼之下的「玻璃尿道」游戏。

【全文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