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师祖不可能这么碧池2-【2024年2月更新】

发布时间:2024-02-13点击次数:

我的师祖不可能这么碧池2-【2024年2月更新】

改编(我的师祖哪有这么可爱)日上三竿,勐烈的阳光通过窗户,照耀在小师祖脸上。醒来的小师祖扯过玩偶,抱着玩偶静静的思考着。距离上次游乐园打工已经过去2天了,这两天小师祖却没有找到新的工作。而且发现自己身上的真气在那天之后,已经荡然无存了。身体的力气变的和普通女孩子一样大,甚至说还不如一般的成年女孩子,毕竟现在的身体保持着小孩子的形态,力气能大到哪里去。这让小师祖眉毛都皱起来了,也努力的寻找各种方法让自己恢复真气。但折腾2天后,只能默默的接受事实,但心底却还没放弃寻回恢复真气的办法。本来有个拥有圣人实力的小师祖,忽然之间变成毫无反抗能力的普通人,清楚自己样貌的吸引力,会带来各种数不尽的麻烦,如果不能尽早恢复真气,这后果让已经学会使用手机的小师祖感到恐惧。想到再过几天就要交房租了,这让小师祖感到焦迫,总不能再去麻烦房东,让房东在拖延几天。「伊伊姐,我旅游回来,给你带礼物了,快开下门」。门外突然传来小孩子奶里奶气的声音,并伴随着敲门的声音的响起。「等一下,马上就来」,小师祖回应道,连忙穿起来衣服。也来不及打扮,简单的穿下衣服,连忙的赶过去,以免让别人久等。刚打开门,门外就蹿过一道身影,投到小师祖的怀抱里。小师祖下意识的反手抱住。只见小男孩长着秀气的脸,脸上还挂着婴儿肥,更显可爱。「好了,别撒娇了,不是有东西送给你的伊伊姐吗」。不远处传来一道浑厚男声,听到声音后,小男孩连忙离开小师祖的怀里,跑到男子那里,接过男子手里的礼物盒,跑到小师祖面前。「伊伊姐,这是我去旅游买的纪念品,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送给你」。小师祖从小男孩的手里接过礼物,嘴角不由得挂起了一丝微笑说道。「谢谢,想不到小天出去玩,还不忘记给我带礼物呢」,说着,摸了摸叫小天的头。「那当然不会忘记了,伊伊姐对我那么好呢」。小男孩摇了摇头,甩开小师祖的手,又有点不满的说道:「伊伊姐,我是男子汉了,别老是摸我头,拿我当小孩子看了」。「好的好的,看来小天已经成为一个小男子汉了,下次伊伊姐会注意的」,小师祖带着笑声回道。「好了,天天,别打扰芸依了,我们先回去了,东西都还没搬进去呢」,门外的男子看着眼前这幕,笑着说道。「那伊伊姐再见,回去收拾好东西在来找你玩,我旅游的时候也没忘记练习伊伊姐教我的功夫哦」听到男子的话,小天乖乖的跑回爸爸身边。挥挥手,跟着爸爸离开。看着这对父子的里去,小师祖不由得又想起了刚到这个世界的记忆,那时候混乱的小师祖就是接受他们的帮忙,才慢慢学会适应这个世界的。小天的爸爸叫做程建明,妈妈叫李佳美,那时候没地方住的时候,就是他们一家好心人收留小师祖的,并且程建明见到小师祖的时候,眼神里也没有带着欲望,小师祖才接受他们的帮助的。小天的妈妈一直想要一个女儿,在生了小天之后,肚子在也没有迹象,还一直想要认小师祖为女儿的,被小师祖婉拒了。至于小天,看到小师祖后,就一直缠着小师祖玩,因为他们这座楼并没有任何小孩子,小天一直放学后就是看动画片,现在难得碰到大不了几岁的小师祖,开心的不行。经过一段时间接触后,小师祖也把这个可爱的小天当成弟弟一样看待,毕竟世界完全变样了,没人任何一个熟悉的人。一直抱着好意的这家人,让小师祖心底也产生了感情。至于小天说的功夫,是小师祖在小天不小心从楼上摔下去的时候,被小师祖救起,顿时把小师祖当成偶像,一直跟在小师祖屁股后面说要学功夫。小师祖也想着没什么报答他们的,就传授小天藏剑山庄的基础。不过小天的爸爸妈妈,并不怎么相信小师祖会功夫,不过看着小天天天跟着小师祖锻炼,也随着他去了。回到房间里,把小天送的礼物放好,便开始扎起了双马尾,一番打理之后,拿起伞就出门去找工作了。傍晚,小师祖打开正门,反手关好后,走进了自己唯一的小房间里,心里叹着气,冒着大热天出去这都没找到新的工作,只有之前的游乐园还在招人扮演玩偶,大夏天的,还穿着玩偶,自然很少人去工作,所以还在招人中。「咚咚咚」,却是小天来找小师祖了。开了门,小天连忙跑进来,拉着小师祖就要往外跑。「伊伊姐,我们快去练武吧,之前教我的几个动作已经掌握了」,说完,也不等小师祖回话,拉起就走。「等下,我先关好门」,被拉倒门口的小师祖敲敲了小天的头,关好门后,和小天走到以往练习的地方。来到楼顶,小天就立刻摆起了招式,把之前小师祖教的动作一步步演示了一遍。看着小天认真演示后,满意的点点头,小天的武学天赋很强,如果在自己的世界,那小天经过自己的培养,肯定能达到圣人的地步。也是因为小天的天赋强,小师祖才认真的教导小天的,虽然没有真气,但是也想让小天好好学。「小天,这些基础你掌握的很好,除了这步有点问题,等下纠正过来,过几天就可以开始下一步的学习了」,说完,小师祖就摆出了正确的姿势,小天连忙跟着小师祖,摆起了姿势。傍晚的温度虽然没有中午那么高,但是在夏天还是闷热无比,等到小师祖教导完成后,两人已经浑身是汗了。身上的T桖已经被汗所浸湿,紧紧的贴在小师祖身上,突显着小师祖纤细的身躯。听到小天妈妈喊小天吃饭的声音,感觉也差不多了,小师祖便拉着小天回家了。送小天回到家后,小师祖回到自己的房间,连忙的洗了个澡,毕竟穿着湿漉的衣服,对现在没有真气的小师祖来说,是很难受的事情,以前真气还在的时候,还能抵抗下温度,让自己不至于太热,现在没有真气了,自然就没有抵抗的说法了,教导小天后,和小天都是流满了大汗。对于爱干净的小师傅来说,很明显是不能接受的。洗完澡,打开电视,便茫无头绪的看着电视发呆,想着工作。实在找不到工作的话,就只能回到之前游乐园工作了,想到游乐园中年男子看自己的眼神,不由得恼怒的踹了踹地板。「看来只能去游乐园工作了」小师祖无奈的想到。拿起手机,迟疑了下,便再次拨打起了游乐园的电话。——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滴滴滴的手机声音打破了房间里的安静。房间里面有一个中年男子正在看一个视频,画面里正是小师祖洗澡的视频,双手不停的上下撸动。被这突然响起的铃声打扰到,恨恨的看了一眼手机。挺着坚挺的小兄弟,拿起了手机,没有好声的说道「谁啊,这么晚了,还打电话过来」。电话里的人一愣,似乎没想到这中年男子会这么不可耐烦,顿了一下,才说道「是王宏胜吗,这游乐园还招人吗」。听到稚嫩甜美的声音从话筒传出,立刻让这中年男子激动不已,听到声音,就知道电话那边的人是谁了,正是现在在电脑里放映着的小师祖。「招招招,你就是前几天来工作的叶芸伊,我们这边正缺人呢」。中年男子讨好的说道。「是的,那我明天是到之前的位置吗」小师祖听到王宏胜讨好的声音,不由得厌恶起来,但是为了工作,声音还是没有变化。「恩恩,只是工作时候穿的服装要换一件了,之前的服装已经有人了,你得重新拿另一套玩偶服装才行」王宏胜好色的想了想现在的游乐园服装,连忙说道。「好的,那没事的话,就先这样了」,小师祖说完,就想挂了电话。「好的,明天期待你的到来」男子回应道。挂了电话,想到明天那无比可爱的小女孩又要过来工作,王宏胜不由得兴奋起来。「这次我要抓住机会,一定要操到这个小女孩」,看着视频里展现着白嫩的肌肤和诱人的身材,双手又开始撸动起来。脑海里也不停的想着明天该怎么做,才能操到小师祖。「要不是那该死的婊子带着女儿离开,说不定我可以看着视频,操着女儿来解决欲望了,而不是一直用手撸了」。现在的王宏胜一人在家,妻子在他忍不住准备对自己的女儿进行强奸的时候,妻子及时的发现他的不轨心思制止了他,第二天就去法院离婚了,带着12岁的女儿搬到其他地方住了,这让寂寞的王宏胜一直没有机会发泄欲望,只能用手来解决在家的欲望。在又一次射精后,拿出纸巾收拾好,便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安排了小师祖的工作内容。——清早,小师祖来到柜台前,默默的从阿姨领取了新的服装包袋,正要离开去员工休息室里更换衣服的时候,被柜台阿姨拦了下来。「芸伊等下」。见四周无人,阿姨悄悄的来到小师祖旁边,轻轻的对小师祖说。「芸依,记得在这边工作要小心点,离那个王宏胜远点,尤其别借用他的宿舍洗澡」。小师祖转过身摁了一声。「你呀,别那么不在意,竹姐和你说,你来这边工作不久,一些事情你都不知道」。「据说他以前之所以离婚,是因为想猥琐自己的亲生女儿,这个事情闹到最后沸沸扬扬的,整个游乐园都知道」。「你说,怎么会有这种对自己亲生女儿下手的混蛋呢」。「你又和他的女儿岁数超不多,更加要注意了」。「竹姐,我知道了,放心好了」。小师祖牢牢记住后告辞了阿姨。来到休息室,拿出衣服穿好,来到镜子前面照了下。只见镜子的小师祖,头上戴着一个女仆帽,身上穿着黑白女仆装,赤裸的手臂上绑着装饰品,露出粉嫩的双肩,两只长马尾挂落下来,轻轻的摇动着。下身穿着及膝裙,纤细双腿被纯白色的中筒袜紧紧的贴着,让人忍不住想上前去狠狠的亲下。看到自己的暴露的锁骨,小师祖小脸微微一红。不过也好,现在没有真气,要是之前那种套装,不热死才怪,现在换成清凉的刚好。就这样梳妆打扮之后,小师祖走到游乐园,开始带领小孩子。时间飞快的流逝而去,一下子到了中午。小师祖回到休息室里,稍作休息,就准备去吃午饭的时候,被一个头上戴着鸭舌帽的男子叫住了。看到小师祖转过身后露出的精致的容颜,这么男子顿时感到惊艳无比,双眼猥琐的从小师祖雪白的脖颈往下扫去,停留在小师祖露出的双肩里,似乎想通过衣服看透什么。看到眼前的男子双眼中,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死死的盯着自己,小师祖厌恶说道。「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先走了」。说完,也不等男子回应,就直接转身过去。看到小师祖转身,这名男子才收回注意力,连忙走到小师祖旁边说:「王总管让你去他那一趟,说下午的工作重新安排」。这男子边和小师祖说,双眼不怀好意的从小师祖旁边往下看,死死的盯着露出的锁骨,想看到更多点东西。听完这名男子的话,小师祖心里却想起了竹姐对她说过的话,心中一万个不想去,但是却又没办法拒绝,毕竟是又工作上的事情。又看到眼前男子猥琐的视线,小师祖恨恨的想,要是在以前,对这种无理的人,早就一拳打过去,让他知道什么该看,什么不该看了。但现在的自己狠狠的瞪了一眼这名男子,厌恶的离开。来到王宏胜的办公室,敲敲了敲门,等待一下,却发现没有人来开门。小师祖疑惑的走了进去。门外的不远处,王宏胜看到小师祖走进去后,心里一喜,悄悄的来到门口,观察着小师祖。打开门一看,里面却是没有任何人,四处扫了扫,这办公室里只有一张休息用的沙发,办公桌上东西凌乱放着。疑惑的摇摇头,转身出去,准备等下再来看看,眼角去发现沙发上有一个手机,没有人在,却播放着视频。小师祖走过去一看,手机播放的视频却是有点眼熟,仔细一看,居然是自己之前洗澡的视频,顿时涨红了脸。「可恶,是谁偷拍的,居然如此下作」,说着,拿起手机就是一顿操作,删除视频后,狠狠的把手机砸在地上。双脚用力的踩起来。门外的王宏胜看到小师祖注意力的被手机吸引,四处看看了,见大家都去吃饭没回来,没有任何人注意,便悄悄的熘了进去,偷偷的把门反锁住。看到小师祖生气的砸手机,没有注意到自己。脸上浮现着迷醉和疯狂,疯狂的冲上前去抱住小师祖。心情乱做一团的小师祖并没注意到背后已经进入了一个人,正准备弯下腰,想把手机捡起来丢到厕所里的时候,背后的光线确实一黑,一个人从后面扑了过来,左手紧紧的抱住小师祖的娇小的身躯,右手在用力的抓着小师祖挺翘的屁股上。「终于,终于触摸到芸伊的身体」,王宏胜无比满足的想到,想不到弹性如此好。「是谁,放开我」,小师祖气红着脸,愤怒的挣扎起来,可惜现在只有小女孩的力气,完全挣脱不了。「是我,王宏胜,想不到吧」。笑着的王宏胜回答到,左手更是用力的抱着小师祖不放,把小师祖紧紧的按在自己身上。一阵淡淡的芬芳顿时钻入王宏胜的鼻子里。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萝莉香么。「你这是违法的知道吗,快放手」。小师祖双手使劲的推着王宏胜的左手,却纹丝不动。「你知道吗,见到你的第一眼就被你的魅力深深吸引住了,上次不是你走的快,你早已是我的人了。不过想不到你又主动送上门来了」。说着,右手边顺势的往下伸去,想要撩起裙子。宽阔的胸膛紧紧的贴在小师祖背后,急促的唿吸不断响起。正在挣扎的小师祖感觉到王宏胜正在试图挽起自己的裙子,连忙抓紧自己的裙子,死命的按着,不让王宏胜得逞。王宏胜用力的抓起裙子向上拉,使劲的想让自己的双手伸到芸伊白嫩的双腿里面,却见小师祖用力的抓着裙子不放。狠狠的用力拉扯着。小师祖的腿上被勾出一道血色的痕迹来。见小师祖双手都拉着裙子,王宏胜把小师祖狠狠往沙发上一推,双手正在抓着裙子的小师祖来不及反应,整个身体躺在了沙发上。双手被自己的身体压住。王宏胜连忙压在小师祖的背后,不让小师祖的双手挣脱出来。「这下终于可以好好爽爽」,淫笑着王宏胜视线落在被紧身的纯白中筒袜勾勒出完美曲线的长腿上,纤细的双腿上没有一丝赘肉。「真是完美的萝莉小腿啊」,右手按了上去。雪白的中筒袜犹如纯洁的白雪,不忍的被人破坏,却被王宏胜细细的抚摸着。正在挣扎的小师祖小腿被王宏胜的手触碰到后,本来挣扎的身体顿时一僵,被抓住的地方一股热流从小腿上流过,向完美无瑕的大腿上传去。浑身上下有着痒痒的感觉。小师祖奋力挣扎起来,身上的肌肤变的通红通红的,一双玉腿因害羞和刺激不停的颤抖起来,可双手被压在身体下面,挣扎的效果完全不大,指挥更加激起王宏胜的欲望。王宏胜的右手沿着线条优美的小腿向上攀登,努力的钻到小师祖裙子里面。正面被紧紧的拉着的裙子线条处有着淡淡的痕迹,拉了几下,见拉不开,边从两腿之间的内侧方向摸去。「放手,不要在摸了」小师祖连忙喊到,心里只恨自己为何要来这里,明明没有真气了也不小心点。「好滑,太幸福了,这就是萝莉的腿啊」王宏胜的右手终于摸到里小师祖的双腿之间的肌肤。雪白的近乎透明的肌肤被狠狠的把玩着,但因为自己压在小师祖身上的问题,只能有几根手指摸到了小师祖的光滑的肌肤上。小师祖只感到4只滚烫的手指,不停的在小腿内侧上下抚蹭,逗弄着自己的肌肤,下体慢慢升起了一股热流。「我怎么会这么敏感,居然对猥琐有感觉」。小师祖惊慌失措,控制自己的小脚努力的向上摆动。试图摆开王宏胜。感受着小师祖小脚无力的反抗,王宏胜淫笑着撑起身体,拉下自己的裤子,肉棒早已高高翘起。一屁股坐在小师祖的腿上,肉棒不停的隔着裙子,对着小师祖的翘嫩屁股上摩擦着。小师祖顿时一惊,感受一根火热肉棒在自己的屁股上摩擦,羞耻的红着脸。因王宏胜坐在双腿上,没有压在身上,左右手倒是可以拿出来了。连忙试图支撑起自己的身子,让自己躲开这猥琐的肉棒。身体倒是支撑起来了,但是下半身却被坐着纹丝不动。双手只能撑着自己的身体。正在摩擦的肉棒被小师祖撑起身体动作反而更加贴紧在屁股上,反而让王宏胜赶紧小师祖正在配合自己一样。两片挺翘的屁股居然包住一半的肉棒,让王宏胜不由的叫了起来。「真TM爽,芸伊,配合我就对了,只要我爽了,就会放开你的」。「滚,无耻小人」,小师祖恼羞成怒的说道。屁股却不断被磨蹭着。火热的气息透过裙子和内裤,都能感受的到。小师祖脸上不自由的红着,见挣脱不了,连忙四处张望,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物品。王宏胜完全不在乎小师祖的动作,反而因小师祖扭动着,小屁股的肉也撞来撞去,让隔着裙子的肉棒更加舒服。只是这样顶着,就有种想射精的冲动。感觉到自己要爆发了,连忙停了下来,见小师祖撑着身子,就拿起双手想要抚摸小师祖的乳房。双手刚碰到小师祖裸露在外的双肩,就见小师祖往前一躺。两只手碰到放在那里的盒子,转身就朝着王宏胜的脸砸去。鼻子和盒子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吃痛下,不由得双手握住鼻子向后倒。本来位置就在沙发旁边,后面更是没有依靠,只能「碰」的一声,摔倒在地上。见已经击退在地上的王宏胜,小师祖连忙背起身子起来,连忙冲向办公室门口,用力的转动着门锁,却发现纹丝不动。「快点给我开门啊」小师祖气愤的砸了砸门。「芸伊,你这是在找这个吗」捂着鼻子,王宏胜左手拿着钥匙扯着嘴角笑着说道,也不怕小师祖跑出去,就坐在地上看着小师祖瞎忙活。见打不开门,小师祖回过身子看了眼王宏胜,发现王宏胜捂着鼻子看他,脸上的笑意却是怎么都遮掩不住。「你现在把钥匙给我让我走,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怎么样」。小师祖拿起旁边的小凳子,盯着王宏胜认真说道,心里想着离开后立刻报警,不能让这样的人在危害其他人。「给你就给你吧」,王宏胜毫不在意的把钥匙丢到小师祖脚边。手伸到口袋里拿出U盘晃了晃。谨慎着看着王宏胜,小师祖并没有弯下身子去捡钥匙。看着小师祖警戒的样子,王宏胜却扯了扯嘴角。「放心好了,我不过去,那钥匙也是真的,你尽管拿去开门离开,不过刚刚给你看的那视频,可不只有一份,我手上这个U盘存的视频,说不定明天,就有很多人和我一起欣赏你的身体了」。「无耻」,听到王宏胜这样说,小师祖咬了咬唇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到底想怎么样。」「也没想怎么样,只要你过来帮我弄出来,我就放你离开,随便你用什么方法」。王宏胜指了指下体,脸上淫笑着。心里却想到,有了一次还怕没第二次只要这视频在我手上,迟早让你乖乖的躺在床上分开腿,让我随便操。望着王宏胜的手指方向看去,一根肉棒对着小师祖坚挺着,狰狞的龟头上挂着一丝淫液微微抖动着。小师祖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弯下身子,直想拿起钥匙就立马离开这,但脑海里又不断的想着。要是拿不回来那U盘,那真儿回来看到这视频里的内容会怎么想。想到真儿看到这视频后那不可置信的眼神,对自己失望的眼神,手里拿着钥匙的小师祖,却不由的停了下来。脑海里又飘过王宏胜的肉棒模样,一股莫名其妙的冲动在小师祖内心深处涌现,一句让小师祖自己想也想不到的话从嘴巴脱口而出。「你把视频给我,我就帮你一次,如何」。说完后这句话,小师祖突然捂着嘴,不敢置信自己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看到眼前的小美人终于松动说出这句话,王宏胜得意的笑了笑,有视频在,还怕你不上钩。「行,随便你用什么方式,只要你帮我一次,我保证把视频还给你,以后再也不找你」。小师祖低着头,脸上带着复杂的表情,心里各种心思不断浮现。半晌,小师祖抬起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叹息着说。「好,你把U盘给我,我就……」。「那可不行」,不等小师祖说完,王宏胜插话说道。「我怎么知道你拿了U盘还会不会帮我做呢,你做完,我把U盘就给你」。说完就把U盘塞到了口袋里。看到U盘放在口袋里,小师祖却毫无办法,真想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刻离开。看着小师祖无奈的神色,王宏胜得意无比,眼神下流的看着小师祖。等了一会,小师祖双手紧紧的抓着裙子。脸色露出一丝悲戚,认命一般的慢慢走到王宏胜眼前。「快点吧,我都等不及了,在不做我就走了」。看着慢吞吞的小师祖,王宏胜不由得催促道。咬了咬牙,小师祖并不想让自己的手去握住那恶心的东西,便走到了沙发上坐下,轻轻的解开了鞋子。边解边想起了网页上的足交的图片。「哦用脚吗,那快点来」,王宏胜看着小师祖纤细的双腿兴奋的说道。解开鞋子,小师祖轻轻的抬起了脚,脚上的纯白中筒袜并没有脱下,小巧的小脚直接踩在王宏胜等待已久的肉棒上。优美的小脚踩在肉帮上,即使隔着中筒袜,也能感受到脚的柔嫩,让王宏胜长长的唿了一口气。小师祖红着小脸,踩上去的瞬间,人整个僵硬住了,火热的肉棒就算隔着中筒袜也能感受到。另一只小脚也伸了上去。两只小脚生涩的夹着滚烫的肉棒,慢慢的上下摩擦着,柔软的小脚使劲的夹着眼前的肉棒,只希望王宏胜早点射出来。对真儿的愧疚,以及眼前的色欲,明亮的大眼睛里充满着迷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尽量加快速度。触电般快感从肉棒上传来,让王宏胜舒服的呻吟了下。口语中却说出侮辱的话。「你这小婊子小脚到是软啊,和没骨头一样,真的是舒服」。小师祖却充耳不闻,一个劲的摆动着小脚。慢慢的,本来用脚心夹着的肉棒,不知不觉改变了位置,似乎明白一直用脚心,带来的刺激比较少,改成用脚趾头放在肉棒上,尽量的用脚趾头触碰王宏胜龟头上的鼓冠带。果然,随着小脚的改变,王宏胜的唿吸从之前的不变,慢慢变的沉重起来,却没有发现自己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双腿也慢慢的向左右张开。雪白的肌肤不断的暴露在王宏胜的视线里。王宏胜视线紧紧的盯着小师祖的双腿之间,见小师祖没注意到,狠狠的盯着修长的大腿。雪白的内裤紧紧的包裹着小师祖的,随着上下的运动,神秘的小穴形状也慢慢的凸显出来,微微的沟壑让王宏胜恨不得铺上去狠狠的插入。等到小师祖察觉到自己的下体被王宏胜看过去的时候,已经过去几分钟了。见王宏胜火辣的视野一直盯着自己的下体,脸色本来就红艳的小脸更是进一步红润,诱人的想让人狠狠的咬一口。小师祖慌忙的要紧闭起双腿,被王宏胜拉住了小脚。「有什么好遮的,分开来给我看,我就能更快的射出来了,你也不是想让我射出来吗那就这样子动就好了」。用力的抬抬了双脚,却被紧紧的抓着,没有抬起来,看着王宏胜要喷出火的目光,只能默认的不再用力气,放下双脚。见小师祖不再挣扎,王宏胜拿开了自己的手,把自己的腰部向上挺着,让肉棒更多的接触小师祖的双脚。眼光却是紧紧的盯着那沟壑不放。滴红着脸的小师祖拿起小脚,脚趾头不停的抓着王宏胜的龟头刺激着,慢慢的,黏煳煳液体从龟头出点点流出,把小师祖的中筒袜染上黄色点状物。见自己的动作有效,小师祖的脚底踩着龟头,不断的转圈刺激着,下体在注视下慢慢的分泌出点点蜜汁湿润了那小小的沟壑。心里羞涩的不停。下体也慢慢传来痒痒的感觉,刺激着小师祖的娇躯。[ 好羞人啊,他为什么一直盯着我那里看,真的是死变态,而且为什么还不射出来,都弄那么久了] ,小师祖心想。[ 对了,之前看的信息,似乎说一些话,能更快刺激男性高潮的].现在的小师祖脑海里,只剩下让他射精的念头。其余的尽量不去想,以免对真儿更加愧疚。似乎想到什么,小师祖突然张开说道。「你这样子,说不定比你女儿年龄还小的我,用脚踩着那个地方……真,真的很舒服吗不羞愧吗!做着这样的事情」。「啊啊,当然了,看着你的身体,背德的感觉,真的好爽」。王宏胜一脸变态的回到。「都怪那贱人,带走了女儿,让我用手撸了几年。你就当我女儿吧,更加的用力点吧」。「你这样的人,真的不如一投撞死,被我这样的小女孩踩着,能发出那么销魂的声音」。「你这萝莉控,快点射吧。爸,爸爸」。被自己脱口而出的话惊吓到的小师祖小脚勐的用脚趾头一抓。早已忍不住的王宏胜,似乎想不到会从小师祖那听到到爸爸两字,被语言挑逗着,刺激到心里兴奋点。那肉棒勐的蹦跳起来,对着小师祖的注入出去,浊白的精液不停的落在小师祖的匀称的双腿上,中筒袜上。更是有几滴喷到小师祖的雪白内裤上。完美曲线的小腿被白色的欲望液体尽数污染,透漏出一股别致的淫靡。见王宏胜终于射了出来,小师祖长长的虚了一口气,那么久的摆弄,小腿和脚早就酸痛不已。正要收回双腿的小师祖突然一愣,居然感应到自己的真气恢复了一点。[ 这真气怎么突然恢复了] ,小师祖也不多想,见自己恢复了点真气,勐的站了起来。见芸伊站了起来,担心她跑走的王宏胜也跟着站了起来。龟头还是坚挺着。「想去哪小宝贝,在来帮我一次吧」,说着就准备把小师祖扑倒。扑倒一半就感到肚子一阵撕裂般的疼痛,然后整个人都倒飞了起来,狠狠地摔落在地上。只见小师祖维持着出了一拳的姿势,慢慢的收回,弯下身子把U盘捡了起来。「说,还有没有备份」小师祖缓缓的走到王宏胜面前。[ 怎么可能,这小女孩力气为什么突然变的那么大] ,不相信的王宏胜却被隐隐作痛的肚子提醒着,这是真的。「快说,还有没有」,小师祖挥挥拳头,让王宏胜产生了一丝丝惧意。「没,没有了,就在U盘上」王宏胜连忙回答。本来硬邦邦的肉棒也不由的软了下来,紧紧的贴在肚皮上。几次询问后,见王宏胜确实没有备份了,狠狠的揍了他一顿,强烈的痛楚感让他晕了过去。不久,王宏胜脸上就变的和猪头一样,满脸浮肿,抽搐不止,鼻孔和嘴角更是流出了血液,把他的脸凃的像恶鬼一样。十分钟后,小师祖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推开门,神情漠然的离开去工作了。直到晚上,王宏胜才醒了过来,摸着自己疼痛的脸,却是不敢在招惹小师祖了。第二天清晨,身上的真气所剩无几的小师祖继续烦恼着真气的问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