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那爱脱光66的亲姐姐的故事,我们算不算乱伦-【2024年2月更新】

发布时间:2024-02-13点击次数:

我和我那爱脱光66的亲姐姐的故事,我们算不算乱伦-【2024年2月更新】

(一) 我姐姐今年26岁,去年离得婚,至今单身,也没生育。前夫留给她一笔财产估计够她吃吃喝喝到老都不用上班了。

自从离婚后,姐姐似乎没人可以管束了。成天和一帮小姐妹进出商场血拼,每天回家必定大包小包的,当然我是少不了占了许多光。说起她的那几个姊妹我都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自小就是姐姐的同学,等于也是看着我长大的。而我比姐姐小了整整5岁。

我一直观察姐姐有没有交新的男友,因为我相信未来的姐夫成功与否对我应该很重要。可是,姐姐似乎迷恋上了单身,白天勐花钱,晚上总是不出门的,早早的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忘了说一句,我的父母早年移居加拿大,留下一套小复式的洋房,因此姐姐离婚后也就搬回来和我一起住了。

就在两个月前两个月前,家里似乎突然热闹了起来,姐姐的那众小姐妹成天聚集在我家,她们整天在楼上姐姐的房间里,很少到客厅里坐,除了吃饭,几乎看不到他们。我自然有自己的一些小秘密,当然不愿被几个女人窥探我的隐私,所以这样也好,各自管自己,可是,尽管这样,好奇心却驱使我想要看看姐姐她们到底在房间里玩些什么于是,几次我都轻手轻脚的摸上楼,想顺着门下方的排气页偷窥一下,然而,胆小的我却总是临阵退缩,毕竟从小家教甚严,心想万一被姐姐撞上了就糟了。可是姐姐房间里总是会不时传来打火机的滴答声,这也愈发拨动我好奇的心里,却百思不得其解。

一天,趁着姐姐她们出门,我悄悄地熘进她房间,经过一番仔细的勘察,我发现,姐姐的电视柜里多了几十部A片,甚至她的电脑里竟然满满的藏着将近300G的日韩和欧美的各类A片。梳妆台上,茶几上和床头柜上都是各式各样非常好看的打火机,制作精巧的酒精灯,还有几个水晶的瓶子,边上洒落着许多五颜六色的吸管····难道凭直觉,我怀疑姐姐是不是在吸毒。虽然这种想法让我不寒而栗,但是望着那么多的A片还是没有让我忍住,偷偷放了几盘一个人脱光了衣服睡在姐姐的床上,鼻息着成熟女人的气味,并翻出姐姐的内内,边看边手淫着,最后射在了姐姐小裤裤上。

说实话,姐姐皮肤很白,身高168cm,最令她自豪的可能就是那对又圆又鼓特别白嫩的大奶了。前些年,我总是会找各种方法偷窥姐姐换衣或洗澡,因为那对大奶简直是我整个青春期的意淫对象,至今,我都会常常偷看姐姐的胸部,而开朗奔放的姐姐却似乎并不防范我这个已经成年了的小帅哥在家,经常只穿胸罩下到客厅看电视,或干脆洗好澡直接套上一件薄薄的半透明睡裙,只要一动身体,胸前那对大白兔就会肆无忌惮的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加上半透明的丝质睡衣,那两颗粉红的小奶头总会让我不禁流下口水,呵呵,真的有够狼狈和猥亵的。

就在上个礼拜,姐姐的那些小姐妹去韩国旅游了,姐姐因为春节刚去过,就没去。于是,也就引发了我的一连串的烦恼。

(二) 怀疑终究成了事实,姐姐的确在吸毒,可是她却总是狡辩着说熘冰不是吸毒,还说不会上瘾的。我因为不是太懂,也就说不上什么话,可是姐姐的种种举动行为却总是让我明显的感到异常。比如,超级旺盛的精力,可以几天不睡觉,依然不见她犯困;又比如,姐姐也会从偷偷的复制我电脑里的A片下来看到现在直截了当的问我有没有好的新的片子。还比如,姐姐现在都会洗澡换衣不关门,不避我,当然我的第六感直接告诉我,姐姐应该是故意的露出给我看。再有就是姐姐现在超级的唠叨,像个老太婆似的,一拉住我就说个不停,一个问题可以翻来覆去的讲,越讲越起劲,有时候真像脑子进过水了一样。

的确,我的烦恼真来了。我发现姐姐现在在家里熘冰也不关门了,有时,我去楼上经过姐姐的房间,总是会看到她房间里诺大的电视机画面上播放着日本A片,由于五十几寸超大的屏幕,加之岛国A片总是擅长拍一些特写镜头和超清晰的画面,那些女优白嫩嫩的大奶子和湿漉漉的下阴就像真的悬挂在眼前一般,近在咫尺。而我还发现姐姐总是半躺在床上,醉眼朦胧的望着电视,时不时拿起水晶壶吸上几口,而她身上却仅仅只盖着半截羊毛毯,除了身体部分,肩、手臂、大腿和脚都裸露在外,可以看出来,羊毛毯下姐姐一定是什么也没穿的。

起初,姐姐听见我的脚步声还会故意装睡,忽视我的经过,后两天,我发现姐姐不但不避我,还会叫我帮她倒杯水之类的,总之,就是要我去到她的房间里。而我每次都好不自然,尴尬的不行,毕竟是我从小一起生活的姐姐。我怎么能对她怀有非分之心呢可我毕竟是男人,毕竟有欲望,或者说是邪念吧。当邪念战胜了理智,我也冲破了思想上的禁锢,慢慢接受了姐姐那些故意的使唤。我开始频繁的进出姐姐的房间,有时姐姐也会端着她的水晶壶来到我的房间坐一会儿,熘上几口,当然尺度还是内衣或睡衣。

一开始,我们只是漫无标记的聊一些无关的话题,渐渐地就聊到了A片上,据姐姐讲她也是在小姐妹带着她一起熘冰时,和她们一起看A片才落下的嗜好,那些小姐妹只要一熘冰,第一件事就是放A片看,一边看还一边大肆的评论,探讨。像是在做学术研究。而姐姐也渐渐感到在熘了冰以后看A片感觉非常奇妙,至于怎么奇妙至今她自己也说不上来,就是特想看,特想说。平时一些羞于启齿的话在那个时候都可以无所顾忌的讲出来。似乎心理原始的东西得到了释放。所以,现在她只要一熘冰,即使一个人也会播放A片,唯独少了一起交流的人。

在以后和姐姐的聊天中,话题也从A片转移到了冰上,我真的什么都不懂,而姐姐却一谈起冰就异常兴奋,开始滔滔不绝的向我讲述起冰的神奇。由于之前一起聊A片,我们姐弟之间的谈话已经冲破了思想的屏障,在看到一些特殊或另类的镜头画面时,一些“奶子”“屄”“鸡巴”之类的词汇也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所以现在讲来也并不觉得尴尬和羞涩了。姐姐说熘冰会让女人下面流好多水,奶头痒痒的,异常的兴奋,一看A片更是流水哗哗,边说还一边站起身来走去扯了几张纸巾,转过身去背对着我擦拭下面,似乎要证实她的话。姐姐还说她们几个小姐妹熘冰时都爱脱光光,说这样出汗爽,利于排毒,以至于现在姐姐也养成了裸体熘冰的习惯,她总是说熘冰时哪怕身上放一块手帕都觉得多余,令她不爽。因为重复着说着这个问题,我忽然感觉到姐姐似乎在探试我,难道她想在我面前脱光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