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一大吊15-【2024年3月小说更新】

发布时间:2024-03-07点击次数:

天生一大吊15-【2024年3月小说更新】

天生一大吊{1}

歪歪吊儿郎当的回到自己花了每月五佰大洋租的屋,便直挺挺的倒在了床

上,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酣声便响了起来。

也难怪他如此的累,一个十八岁的孩子,也只读了一点书,在北京这个世界

性的大都市能找到一份工就很不错了,虽然是份苦力活,但总胜过没收入的人,

每月也能有一千大几的过日子的钱,更何况他的工头对他不错,隔三差五的喊他

去吹几瓶啤酒,那可是他最惬意的时候。

歪歪出生在湖南的一个小镇,他到现在也不知道他的父母是个什么样子,据

收养他的王老爹说他父亲姓张,母亲姓什么他也不知道,王老爹和他亲爹也不是

很熟,说他爹是喝多了酒,掉到河淹死了,母亲在第二年上山砍柴被刀划伤了

手,由于没有处理,不想得了破伤风不治而亡,他有个亲叔叔,本来把歪歪接到

了他家,可由于歪歪他婶婶十分厉害,很嫌弃他,经常不给他饭吃,还打他,他

叔叔又很怕老婆,也只能叹口气。

后老他叔叔一家搬到县城,临走时就丢下了他,那年他才不到六岁,王老爹

看他可怜就收养了他。那时王老爹就已经五十多了,是个老单身汉,无牵无挂,

看歪歪长的眉清目秀也有几分喜爱,就牵着歪歪回家了,王老爹对他很不错,从

来没有刻薄过他。

在他七岁时王老爹让他和别的孩子一起去上学,歪歪十分聪明,成绩很好,

可能是缺少父母的管教,有点野,胆子也大,爬山上树,游江下湖无所不会,在

水抓鱼捞虾,在山上猎兔捉蛇是他的拿手好戏。王老爹自己收点小废品转手,

也能让俩人不缺食少衣,只是王老爹目不识丁,也管不了他。

转眼到了读初三了,歪歪班上转来了一个女同学,叫柳依茗,那长相可是没

话说,瓜子脸,大眼睛,樱桃嘴,柳叶眉。一下子成了班上的焦点,男同学看她

双目含情,女同学看她都妒忌无奈,柳依茗对同学都很好,总是面带微笑,本就

生得很好看的她更是把男同学的魂都勾出来,加上她的成绩也很拔尖,那可让她

出尽了风头。

已经十六岁的歪歪长到快一米七了,那在班上可是很高了,他的聪明也没话

说,在班上没有考过第二,门门都好,就连唱歌绘画也很行,对他有好感的女同

学可是一大把,可歪歪好象没长大,总不来事,让好多女孩子一阵郁闷。

柳依茗来后的第一次小考语文,歪歪象往常一样早早的做完了,检查了一遍

就交了卷,背起书包就回家了。到第二天一公布分数他得了个第二,一名是柳依

茗,没有得过第二的他不由对柳依茗刮目相看。本来也没什么,不知是谁对柳依

茗说了歪歪从来没有考过第二,只有这次柳依茗胜过了他,柳依茗说:「我也没

有考过第二。」说完还轻蔑哼了一声。

快嘴的女同学马上就告诉了歪歪,他心一阵不舒服,得了第一就了不起吗

有必要这样说吗歪歪心想着,下次让你知道我的厉害,非要次次压过你,歪

歪下了决心。

很快到了又一次小考,这一段时间歪歪很努力,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以高出

柳依茗一分的成绩夺冠,老师报完名次后班上响起了女同学的掌声,歪歪得意的

看着柳依茗,重重的哼了一声,这一声象一把铁锤敲在柳依茗的心上,瞬间她脸

色苍白,双目微红。

在以后的日子无论柳依茗怎么用功,都无法超过歪歪,她不由得没有了信

心,对歪歪起了佩服之心,慢慢的她看歪歪的眼神就变了,那是女人看自己心爱

人的眼神。

一天夜,王老爹家响起了柔柔的敲门声,歪歪打开门一看是柳依茗,他脸

上一片不解的看着她,柳依茗感到一阵脸热,结结巴巴的对歪歪说:「王强,我

有道题不会,你能帮我解一下吗」歪歪这才回过神来,连忙说:「可以,就不

知道我会不会」

和柳依茗走到房,柳依茗忙那出一本奥数书指着题目说:「就这题,你先

看看。」歪歪拿着书认真的看了起来。柳依茗呆呆的看着歪歪,多英俊的男孩啊,

不但成绩好,人好看,体育也很拔尖,看他对班上几个女同学很好,他不会是喜

欢她们吧不行,我要让他做我的男朋友。

歪歪看完题后就知道自己会做,不过这题柳依茗凭她的成绩也应该会啊,歪

歪疑惑的擡起头,看到柳依茗正痴痴的看着自己,很是不解说:「你看着我干什

么这道题你应该会啊!不是很难的。」柳依茗一下子搞了个大红脸,芳心苦闷,

真是个呆子,狠瞪了歪歪一眼说:「我是不会啊!会我来找你干什么,你给我讲

讲。」

歪歪没办法就那起笔和纸讲解起来,柳依茗本来就会做,来找歪歪是醉翁之

意不在酒,她是内心实在爱极了歪歪,女孩子本就熟得早,一旦有了目标她们就

会勇敢的走出那一步。

俩人靠得很近,歪歪只觉得有一股少女特有的处子之香往鼻孔勐钻,十六

岁的男孩已经不小了,只是他从来没有朝那件事想过,又没有人教,小镇民风还

是很古朴的,又没有那方面的书,但性本能还是让他心跳加快,小歪也探起了头。

歪歪本能的夹紧了双腿,偷偷的看了柳依茗一眼,确发现她也正看着他,他赶紧

又看着书本,讲题的声音发颤,吞吞吐吐起来。

柳依茗轻声地说:「我好看吗我漂亮吗想看你就看,我这一辈子就给你

一个人看,好吗」「你说什么……」歪歪结结巴巴的说。「傻瓜!强!我爱

你!爱你!我想一辈子和你在一起,我们一起上大学,一起工作,永远也不要分

开好不好」

柳依茗的表白就象一块巨石投进了歪歪心海,击起了千重浪。他就象已经石

化了一样,呆呆的看着柳依茗。心只有那两句:「我想一辈子和你在一起,永

远也不要分开。」「我想一辈子和你在一起,永远也不要分开。」

柳依茗突然伸出双手把歪歪紧紧抱住,口中喃喃的说:「强!你爱我吗我

好爱好爱你!我已经不能没有你了。你说话啊!说你爱我!」石化的歪歪终于回

过神来说:「我不知道,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不知道怎么爱你。」

柳依名把依在歪歪怀的头擡了起来,勇敢的吻住了歪歪的嘴,小舌子还生

疏的想往歪歪的嘴钻,歪歪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失去了思维,双手本能的抱紧

了怀的娇躯。俩个未涉人事的小男女开始把他们的初吻进行到底。

也许是十分钟,也许有了二十分钟,直到他们累了才分开。柳依茗满腮桃红,

两眼含春的看着歪歪说:「呆子,你还没有告诉我呢,你爱我吗」歪歪还沈浸

在那异样的热吻,傻傻的说:「这就是爱吗我喜欢,我还想再爱你一下。」

说完不待柳依茗说话便又吻上了她的嘴。

柳依茗惊喜异常,热烈的回应着歪歪,歪歪的手不由自主的攀上了柳依茗异

常丰满的双峰。柳依茗的身体一下子绷紧了,一种陌生的快感袭遍全身,让她即

紧张又向往,歪歪的手好象有魔力,让她的身子轻飘飘的好象在云端,一种让她

羞涩的湿润浸蚀了她的下体,使她双腿不由自主的颤栗。

歪歪是一个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少年,他感到有一种火热情愫在心底燃烧,

他想把自己挤进柳依茗身体,让他们一起焚烧。他无师自通的把手伸进了柳依茗

的衣,掀开小乳罩,用颤抖的手掌在柳依茗神圣的处女峰上用力的搓揉。

柳依茗想反抗,却感到身体不属于自己了,嗯!不要啊!好热啊!强!你好

坏啊!你怎么能欺负我呢啊……快吻我!柳依茗语无伦次,她感到下体的湿润

已经变成了涓涓的细流,让她的身体感到异常的空虚,手不受控制的抓到了歪歪

那早已异常坚挺的肉棒,用力的捏着,再用力。

歪歪怪叫了一声,痛得他放开了柳依茗,柳依茗也清醒了过来,连忙松开了

手。见歪歪捂着他的下体不解的看着他,脸上有痛苦的表情。

柳依茗这才知道自己刚刚抓到了歪歪的JJ,看他痛苦的样子就连忙说:

「怎么了是不是很痛我不知道会抓到你那,对不起啊!」

歪歪感到JJ慢慢的消了下去,也就不怎么痛了,就说:「没什么事了,你

别放在心上。」柳依茗看他这样说也就放心了,不过一件事又上了她的心头。

她娇羞的看着歪歪说:「强,我想问你一件事好吗你一定要告诉我。」歪

歪说:「什么事我知道就告诉你。」柳依茗又好象很为难,半天也没有说话,

「你说话啊,什么事」歪歪催着她。「我怕你笑我,好羞人」「我不会笑话你

的,你问吧。」歪歪保证着。

柳依茗擡起头看着歪歪,好象下了很大的决心说:「你们男孩子那都那么

大吗」歪歪不解的看着她说:「你说什么意思男孩子哪大啊柳依茗捂着

自己的脸说:」就是我刚刚抓的东西吗,傻瓜「歪歪才知道她说的是他的JJ,

一下子脸又红了,不知道该怎么说。

过了半晌才喃喃的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看别的男同学就没有我

的大,特别硬起来的时候我自己两只手都抓不下,小时候我爹给洗澡时抓着我的

那东西说我长了个好家伙,以后不知那家的闺女有福气做我老婆,我也不知道是

什么意思。」

柳依茗说:「你爹真怎么说吗我也搞不明白,可能我们太小了,不懂。」

接着又说:「强!我想喝茶,口好干,你给我倒点茶来。」听她怎么一说歪歪也

觉得自己的口也好干了,就连忙走出房门,去倒茶,先自己罐了个饱,才倒一杯

回到房。

看柳依茗喝完茶,歪歪想起她是来学题的就说:「我们学题吧,刚刚没讲完。」

柳依茗红着脸笑着说:「傻瓜!你真以为我不会啊!我是怕你被别的女同学抢走

才故意找个借口来你家的,还好,你现在属于我了,你亲了我,又摸了我,你以

后一定要对我好,班上的女同学要找你你一定不能答应知道吗」说完又把身体

偎进歪歪的怀。

歪歪柔情的说:「我有什么好班上比我好的多了,我家就我和我爹俩个人,

我爹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就靠收点废品供我上学,而你是镇长的女儿,人又

漂亮,我配不上你。」

「我不许你这样说,你比他们都好,家穷有什么关系,你成绩这么好,人又

聪明,身体也棒,以后上了大学后就能找份好的工作,你一定比他们都强,再说

我爱的是你,你家有没有钱都没有关系,只要你对我好就行了。」

听她这样说,歪歪很是感动,内心感情喷发,不由得把她紧紧的抱住,用脸

摩擦着柳依茗光洁的脸膀,柳依茗也感觉到了他的爱意,心想,多好的男孩子啊,

我要一辈子爱他。想到这不禁轻轻地的说:「吻我!强!我爱你!」歪歪立马

吻上了柳依茗的嘴,好香,就连口水都是甜的。手又轻车熟路的进了女孩的衣内,

在两只乳鸽上轻抚。

歪歪感到自己的JJ勐的擡起了头,涨的生痛,他感到自己非常想做点什么。

手也不知不觉的用上了力。柳依茗觉得有根火烫的东西顶住俩自己的臀部,让她

非常难受,她知道就是他的JJ,真硬,顶得她都有点痛了,她伸手轻握肉棒,

想把它拿开。那火热的JJ烫得她手心发热,虽然她未竟经人事,但本能使她舍

不得丢开它,不由得轻轻的抚摸起来。

歪歪感到一阵快感袭来,让他舒服得不得了,不禁把手向下移去,插进了女

孩的裤,触手是一片柔软的芳草地,再向下是一片潮湿,他的手在柳依茗的阴

唇上活动,找到了仙洞入口,在那徘徊再徘徊。

柳依茗感到自己不行了,那如潮的快感淹没了她,她不由自主的解开了上衣,

把两只乳鸽放飞在空中,痴迷地对歪歪说:「你亲亲它,我好难受。」歪歪看到

白花花的两只乳房,立刻就喜欢上了它们,真漂亮啊!还有乳香直往他鼻孔钻,

他低头含住了一只,感觉真好。

一阵酥麻从柳依茗的乳头扩散开来,刹那间传遍全身,下体感到如潮的汹涌,

让她的声音变得高亢而痴迷,「我不行了啊,强!好舒服!嗯……啊……强!我

爱你!我好难受!把我衣服脱了吧。」她语无伦次的说 .

歪歪也觉得JJ象要爆炸了,双眼变得赤红,急切地说:「我也好难受,它

在面憋得好痛,你把我的衣服也脱了吧。」说完俩人不约而同地到了床上,连

脱带扯,片刻便躶体相对。

看到歪歪的JJ那模样,柳依茗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真的好大啊!早熟的女

孩子多少知道它的作用,此时它象一个威武而英俊的武士,站着笔直的身体,耸

着高傲的头颅,显示出不屈的性格。它进入自己的身体那会这样啊。想到这,

柳依茗既害怕又向往,阴道一阵哆嗦,淫水顺着大腿流了下来。她含羞地闭上眼

睛,顺势倒在了床上。

看着柳依茗那完美的娇躯,那两座洁白的山峰象两个刚刚出蒸笼的大白馒头,

两颗鲜红的乳头就象两颗夺目的红宝石镶在那圣洁的山顶,顺着完美的乳房曲线

而下,是平滑结实的腹部,没有一丝多余,就连那圆得不能再圆的肚脐眼也是深

不见底,腹部的顶端是一簇漆黑蓬松的毛发,增添了无限美感,圆润的两条大腿

紧紧的夹着,挡住了歪歪最想窥视的那一部分。

等了半天没动静,柳依茗睁开眼一看,见歪歪跪在床上,下体狰狞怒目的在

上下抖动,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的身体,她不禁有一丝得意,她对自己还是很有信

心的。微嗔道:「呆子!你真傻!快来啊!抱我!」

此时的歪歪已经变成了红眼狼,勐的扑了上去,把柳依茗狠狠的压在身下,

在她身上毫无章法的一通乱亲乱摸,JJ在她小腹上一顿乱磨乱抖,烫得她一阵

轻叫,意乱情迷的在歪歪身上勐抓,「啊!舒服!强!你好坏!嗯!下面流了好

多水啊!强!你看看下面,那好难受,嗯!」

歪歪顺势而下,此时柳依茗已打开了双腿,入目是一片泥泞,打湿了床单,

两片如闭似开的阴唇因充血变得异常的大,散发着似骚还香的气味,他用手指拨

开阴唇,便露出了让他激动不已的猩红的嫩肉,顶端那因不堪刺激变大的阴蒂象

一枚熟透的果实,等待人去品尝。

真漂亮啊!这就是女孩的下体,这么近距离的观察让他激动得全身发抖,他

不由自主地靠近它伸出舌尖在那粒突点上舔了一下。

柳依茗身子勐地一抖,这一下让她魂都没有了,「啊!你好坏啊!舔我那,

我会受不了的,好舒服!你别停啊!我要!要啊!」她感到了他的停顿,身体不

停的扭动,那是在索取,在埋怨,「强!我要啊!你别停!我要你亲它!快啊!

哦!好舒服!我爱你!永远爱你!我是你的啊!我做你老婆好不好我给你什么

都给你。」

歪歪在柳依茗羞处亲得满嘴淫水,舌尖不停的在她的小豆豆上打转,人聪明

就是好啊!现在的歪歪比一些个中老手做得丝毫不差。柳依茗爽翻了天,身体一

阵哆嗦,又一股骚水扑面而来,让歪歪目瞪口呆,想不到女孩子还能这样。

虽然到了一次小小的高潮,柳依茗却觉得体内的需求更强烈了,「强!我要!

我好难受!」歪歪的JJ已经硬到了极限,这让他非常不爽,他勐的伏到了柳依

茗身上,JJ在她小妹妹上乱撞,喘着粗气。

在门前而不得入,就好象一个久饿的人看到了一桌食物而吃不到,这让他差

点发狂,下体更剧烈的起伏,柳依茗也非常难受,下体的肉棒乱碰乱撞让她的身

体好象挂在半空,上不得下也难,不禁伸手抓住肉棒,把他抵到了洞口。

歪歪勐的往前一挺,只听[ 吱] 的破瓜声,JJ进入了一个无限温暖的所在,

这下可苦了柳依茗,身体勐的绷紧,口发出了一声哀鸣,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

「好痛啊!呜……痛啊!强!痛!呜……」歪歪不知所措,连忙准备退出来。

「你别动!让我歇会,你坏啊!这么用劲,痛死我了。」柳依茗紧紧地抱着他,

眼泪一个劲的流。

歪歪连连说对不起,他不知道她会这么痛,JJ也软了,过了一会,柳依茗

也没怎么痛了,说「刚刚好痛,我知道你已经进去了,我的处女身也给你了,如

果你以后不要我,我就死给你看,强!你爱我吗」「爱!我爱你!永远爱你!」

歪歪轻轻说道。

柳依茗看着近在眼前的俊脸,心荡起更强烈的爱意,情不自禁的吻住了歪

歪的嘴,歪歪热烈的回应着她,JJ在热吻中又肿涨了起来。柳依茗也感觉到了,

身体不受控制地动了起来。歪歪感到舒服极了,JJ变得更是粗壮。

那可给了柳依茗一个全新的体验,她一下就爱上这种无以伦比的感觉,「啊!

嗯!好舒服!你动啊!我不痛了,只是你慢点动,让我感觉感觉。」她娇羞的说。

歪歪缓慢的动着下体,不敢往面去,他还有三分之二在外面呢。

柳依茗感到超爽的感觉在慢慢提升,一会就不满足了,说:「你插进去点,

我面好痒,哦!啊!强!我好舒服,你舒服吗」看她刚刚痛得那个样子,歪

歪一直有点怕怕,现在看到身下女孩的骚样,感觉一下来了,不禁加快了速度。

此时的柳依茗爽得不能用语言表达,身体开始回应歪歪的抽插,「啊!嗯!

舒服啊!强!好美!」歪歪越插越快,不一会,他只觉得快感越来越强,唿吸越

来越急促,最后只觉得后背一麻,一声虎吼,处男子弹来了个连续喷发,纷涌而

去。

柳依茗只觉得小穴肉棒变得更粗了,爽得她找不到东南西北,突然一股滚

烫的液体随着心爱人粗大的JJ一张一驰下,带着无比巨大的力量,疾射在她那

幼嫩的子宫,带起了她一声高亢嘶叫,四肢象八爪鱼样把歪歪缠了个结结实实,

这从来没有过的高潮让她哭了起来,太强烈了,她愿意死在他肉棒下。

歪歪从柳依茗的身上滚了下来,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孩,他不由得为自己感到

骄傲,学校最漂亮的女孩做了他的女朋友,好幸福,如果以后俩个人能永远在一

起那他别无所求了,自己要好好努力读书,和她考同一所大学,一起工作,永远

也不分开。

过了十几分钟,疲惫的柳依茗才睁开眼睛,含情脉脉的看着歪歪,终于把自

己交给了他,她内心充满了幸福,她不知道这样对不对,但现在知道他爱自己,

就足够了。她感到自己下体很难受,粘粘煳煳的,说:「呆子,还不去打水让我

洗一下,脏死了,」

歪歪马上起床去打水,用自己的洗脸盆打了满满的一盆端进了房,放好后

说:「好了,你起来洗吧,」柳依茗慢慢的坐了起来,感到下体扯得很痛,不禁

咧了咧嘴,瞪了歪歪一眼说:「傻瓜,来扶我一下,我下面很痛,都是你,象个

莽汉,一点都不心疼我。」

歪歪连忙扶起她,慢慢走到水盆边,柳依茗慢慢的蹲了下去,轻轻的洗着,

片刻,她站了起来,走到床边拿起短裤,感觉是湿了,就说:「都是你,你看这

么湿我怎么穿嘛我要你赔我,怎么办啊」

歪歪一阵郁闷,轻声说:「我又没有你穿的短裤,怎么赔你就将就着穿吧,

回家再换。现在已经很晚了,你要快回家,不然你爸妈回担心的。」

柳依茗知道他是关心自己,内心一阵甜蜜,嗔声道:「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说你是傻瓜你还真傻,我爸爸妈妈到县去了,要后天才回呢你想要我回家吗

我才不呢,我要和你一起睡。」歪歪听了心很是欢喜,说:「那我把你内裤洗

了,现在天气已经很热了,明早就能干。」「那有男孩子帮女孩子洗内裤,我自

己洗。」说完便拿起内裤忍痛出了房门。

歪歪端起脸盆说:「我和你一起去,你找不到开关。」「嗯!我也不知道水

在那,你快点。」柳依茗有点艰难的移动着脚步。歪歪快步朝前走去,打开开

关,开了后门,倒掉脏水后来到了自来水笼头边说:「水在这很方便,你洗吧,

我去冲个澡。」柳依茗忙说:「你别走,我怕。」说完打量了一下歪歪家的后院,

还挺大的,收拾得也很干净,她早就知道歪歪现在一个人住在他亲生父母留下的

房子,所以才毫无顾忌的敢和他缠绵,想起以后这个地方会成为他们约会的场

所,下体又有点骚痒了。

等到柳依茗洗完内裤,把它晾在屋后回到房,歪歪体贴的说:「你在床

上躺着,我去洗个澡。」说完便快速的出了房间。

歪歪和快就回来了,看到柳依茗裸着身体站在床前,呆呆的叮着床单上那一

朵鲜艳的梅花,他心瞬间被幸福充满,他知道这朵梅花象征着她对自己全部的

爱,他要用一生回报她,爱她,宠她。

他轻轻地把她拥在怀,深情吻了一下她说:「我会永远记得它,更会永远

珍惜你!」「嗯,我相信你,强!我相信我的眼光不会看错,我们睡吧。」

从此他们爱得如膝似胶,那怕在学校也是眉目传情,虽然他们在一起做爱的

次数不多,那是因为柳依茗总不方便,她父母在家把她管得很紧,可只要有机会

他们就会疯狂的缠绵。

日子在甜蜜与牵挂中匆匆流逝,转眼他们初中毕业了,歪歪的双重厄运也随

之而来,先是柳依茗和母亲到县城走亲戚,由于天气炎热,司机打瞌睡,车在半

路翻到了湖,死了六个,柳依茗就在其中,消息传来歪歪仿佛一下子没有了心,

感到一切都没了意义,整天不言不语,过了不到一个月,王老爹突发脑溢血而亡,

伤心的歪歪感到天塌了,王老爹对他很好,虽然不是亲爹,但比亲爹还亲,在街

坊的帮助下把王老爹下葬之后,一个现实的问题摆在了他的面前,没有了王老爹

他便没有了依靠,没有饭吃,没有学费。

虽然有人希望能帮助他,但他知道小镇的人都不富裕,再加上他是个很有自

尊心的人,不希望欠别人的情,现在这种状况也读不好书,尽管他很爱读书,刚

好挨他家不远的一个姓何的街房,他儿子比歪歪大五岁,现在在北京打工,他打

工的地方现在正还缺人,问他想不想去,他想也好,出去看看,他实在想暂时离

开这个让他伤心的地方,就答应了,把王老爹留下的房子卖了一万元整,带上几

件衣服就来到了北京。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