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难知如阴35

发布时间:2022-06-22点击次数:

【难知如阴】(35)

第三十五章

魏鹏疲惫的躺在床上,两个女人一左一右的被他揽在手臂中。射精的时候,

魏鹏隐约感觉有人站在门口注视着三人,但当时的清醒别说有人偷看,就算是警

察突然闯入他都会优先解决掉生理上的冲动。不过等他缓过精神转过身时,敞开

的房间门边已经空无一人了。

而两个女人当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魏鹏的性器官上,事后询问也是不知所以

然。不过王瑶猜测应该是自己的儿子王毅,末了满不在乎的说道:「 这些场面,

小毅见的太多了,没啥大不了的。」 说完了,王瑶侧着身子,把头埋进了魏鹏的

胸前,不一会儿居然就睡着了。

刘月则侧躺在魏鹏的另一边,小声的同魏鹏说话。问的问题无非就是哪里人?

啥工作?收入怎样?这些平常的话语。魏鹏颇为疲惫,不过还是有一句没一句同

时半真半假的持续着和刘月的交谈。

刘月此刻抱着魏鹏的胳膊,把头靠在魏鹏的肩膀上显的极为殷勤。对于她这

样的女人而言,魏鹏这样的金主,如果能维持长期的联系,总归是能赚到钱的。

而且在言语中刘月还透露出了其他的目的。

「 那个会所里的妹子收入怎么样了?风哥你经常去,应该很了解吧?」 「 会

所?」 魏鹏很快反应了过来。刘月此时提的到会所正是母亲徐梅工作的那所私人

会所了。魏鹏毕竟是常客,而且现在母亲又在那边上班,对于会所内的情况倒是

了解的。听到刘月问起,魏鹏也不介意告诉她了。

「 得看干什么了……会所里的妹子分工不太一样了。有的是卖的,有的呢则

是专业的按摩技师了。KYV那边DJ之类的不太好说,固定的陪客费其实不多

了,主要是推销酒水的提成,当然,如果放得开,愿意接客人的私活。那收入也

很可观的。我倒听说最多一个月十多万收入的都有。技师那边正规的按摩师是有

保底工资的,不过主要收入还是每次按摩的分成了,挺辛苦的,挣多少主要看自

己,活接的多,赚的自然就多,不过最多也不过月入一、两万吧。推油、水疗那

边收入比较高了,不过同样需要放的开,而且多少真的需要具备一定的按摩水准

了。毕竟,客人如果只是单纯想打炮的话,完全没必要去会所了,随便找个店子

就解决了……」 「 我去的时候看见那边好像还有每天固定时段的表演……」 刘月

一边消化着魏鹏语言中的信息,一边继续询问魏鹏尚未提到的部分。

「 切,什么表演?我跟你说,台子上唱歌的那些倒是真的歌手[推荐]难知如阴35,不过都是转

场的,这个时间段在会所唱,完了马上就去酒吧那些地方。都不是会所的人。走

秀的那些模特也都是其他经济人公司、模特公司之类介绍来的,也不是会所的人,

并且那些模特要在会所搭上了客人的话,还得向会所交一、两百的出台提成。毕

竟了,会所提供了接触客人的场所,交易做成了,会所也该分点了。据我所知,

表演场那边,除了音响、灯光那几个工作人员外,都和会所没任何关系的。」 魏

鹏懒洋洋的给刘月解释着。

「 是这样啊……」 刘月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

「 怎么?你想进那家会所里干?」 魏鹏意识到了刘月的言外之意。

「 是啊……」 刘月也不隐瞒自己心里的想法。「 我过去也做过台,但是你知

道的,老板起码抽一半走,一年做下来,其实真赚不到什么钱的。后来我就想着

自己单干能多挣点,可是没有场地了。我就只好在电影院里招揽客人了,可是现

在陪看那边生意也不好做了,客人也不多,而且打波的居多,像你上次那样的,

我几个月也未必碰的上一次了……」 说到这里,刘月显然想起了在电影院为魏鹏

口交的场景,忍不住嘻嘻的笑了起来。

魏鹏倒不在意刘月此时发笑。反过来询问道:「 没有场所?你可以把客人带

回自己的住所里做啊?像今天这样……」 「 风哥,你耿直大方,可不是每个客人

都像你这样了。说实话,真不安全的,我都被抢过好几次了……」 刘月似乎想起

了不愉快的事情,声音愈发微小了。

「 嗯,我记得王瑶不是和其他人搞了个俱乐部挺来钱的!你没打算去她哪里

一起做?」 魏鹏疑惑道。

「 风哥,别说了。我听瑶姐说,你也参加了那个俱乐部了。不过你好像还没

真正参加过那个俱乐部的活动!我是参加过一次了。你不知道,俱乐部里的男人

都是变态,玩的那个恶心……我是真心受不了。钱给确实不少……可是都玩些捆

绑啊、变装啊、还有就是和狗干了。要不然就得同时对付好几个男的,俱乐部里

的那些男人,一到活动,又是吃药,又是抹油的。我是扛不住了。所以就参加了

一次,再也不去了……也就瑶姐和其他几个姐姐忍的住,还一直搞下去了。反正

每次活动,男的都是那些人,女的起码换掉一大半了。」 听到刘月的解说,魏鹏

多少对俱乐部的活动情况了解了一些。

「 嗯,帮你在梅姐那边介绍是没问题了。会所那边当然希望手里头的小妹是

越多越好了。不过你打算做什么呢?KTV那边要会说,能哄客人,而且自己还

必须能喝。否则的话就算卖,也赚不到多少的,毕竟会所和你以前的那些老板一

样,都是要提成的。按摩、水疗那边必须是要会一些按摩技巧的,否则做不下来

的。」 魏鹏对刘月并没有太多的心思,既然刘月想去会所上班,他倒不介意做个

顺水人情了。

「 喝酒我真的不行,估计DJ那边是干不了了。我现在也不会按摩,不过我

可以学的……」 黑暗中,刘月的眼睛闪烁着期待的目光。

魏鹏望着刘月脸庞想了想,最后点了点头。「 我倒是听说会所里就有专门教

授按摩的教师了。也行啊。那我明天就给梅姐说一下这个事了。你现在也和她住

一块了,如果她愿意向老板推荐你,估计问题不大了。」 听到魏鹏愿意替自己在

徐梅面前说项,刘月开心了起来,把嘴凑到了魏鹏的脸旁,亲了一口。「 谢谢风

哥……」 说完,刘月意识到魏鹏此刻很疲倦了,随即乖巧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客

卧内的两张床并不大,三个人躺在一起明显拥挤了。如果睡觉,很显然休息不好。

刘月明白这一点,所以向魏鹏道了晚安后,便转身返回自己的卧室睡觉去了。跟

着魏鹏便听到了刘月卧室那边传来了刘月和王毅的交谈声。魏鹏想了一想,最终

还是轻轻挣脱了睡梦中王瑶的搂抱,起了床,然后披上衣服来到刘月卧室门前,

王毅看见魏鹏,依旧是腼腆微笑的神情,而刘月正从衣柜内拿出备用的枕头和被

子,准备铺床。

「 怎么了,你们今天晚上搭伙睡这边?」 魏鹏望着两人询问着。

「 床太小了,睡不下三个人了。所以小毅晚上就和我一块睡了。」 刘月见到

魏鹏起床来到自己这边略微有些意外,不过听到魏鹏询问,还是解释了起来。「

小毅是我们这些姐妹们看着长大的了,他小时候也经常和我们这些姐妹们一块睡

觉了。」 「 这样啊……」 魏鹏点了点头,他忽然有些明白王毅作为一个男孩,为

什么会显的格外的中性了。从小跟着母亲四处漂泊,长期接触的都是和母亲一样

操皮肉生意的成年女性,言谈举止甚至心理方面因此而朝着女性化的方面发展也

就并不奇怪了。

「 我不打算在这里过夜了。所以,你还是回你妈那边一块睡吧。我现在过去

穿衣服,穿完了就走。」 魏鹏对着王毅说完,转身返回了王瑶的房间,穿好衣物

后,走出来,见到王毅低着头站在房间门口等待,便随意的摸了一下王毅的脑袋,

然后快速的从王毅身边穿过,接着打开大门,下楼来到了停车场。

整理了一下后备箱的物品后,魏鹏坐到了驾驶座上。魏鹏此刻身体虽然极度

的疲惫,但不知为什么,精神反而有些亢奋。点燃香烟吸了一口后。他不无恶意

的想到自己离开后,王毅同赤裸的母亲睡在同一张床上会发生些什么。

想着想着,魏鹏有些迷茫了。同母亲徐梅玩着超越母子关系的「 性娱乐」 时,

他自己是极度愉悦的,那种舒爽和快感根本就是他能够从其他女性哪里能够获得

的。而想到王毅和王瑶这对母子,他则感觉到极度的刺激 .但再想到妻子庄惠和

儿子魏宇,他则是一种难以名状的痛苦和压抑……

魏鹏丢弃了烟头,拼命的摇了摇脑袋,将自己的思绪收拢了回来。跟着拨通

了母亲徐梅的电话。

「 妈,给你说个事。会所那边要招人不?」 魏鹏既然答应了刘月,此刻便决

定立刻落实一下了。

「 招啊,吴总前几天和我聊天还说过这事呢。让我有空看能不能给会所再充

实点小妹什么的……」 徐梅再电话那头说道。

「 你觉得刘月怎么样了?我晚上和她还有王瑶一起吃的饭,吃饭的时候她跟

我说,想跟着你在会所里混了……」 魏鹏听到母亲确认会所缺人,便直接把刘月

的意思说了出来。

母亲那边回答的倒是很快。「 刘月啊……应该可以吧。下午她和我聊过两句,

过去都是自己在电影院之类的地方揽活的,哪方面应该放得开了。不过会所这边

规矩有点多了,我怕她野惯了,受不了。」 「 这你就放心了,她既然想来,自然

就会按照会所的规矩办了。对了,妈,我记得会所那边有专门的按摩教练吧?她

来了,你恐怕需要安排教练给她培训一下了……」 母亲立刻就给了魏鹏肯定的答

复。

「 对了,小鹏,你晚上不回家么?我感觉你很疲倦的样子,要不要来我这边

过夜,今天客人多我有点忙,可能陪不了你。不过我帮你找这边最好的技师了。

你白天工作那么累,来这边按摩放松一些也不错的。」 母亲听到魏鹏的声音有些

有气无力的,忍不住担心起来。

听到母亲的话,魏鹏忍不住一阵温暖,他忽然意识到,母亲现在随时随地的

在关心着他。想到这里,魏鹏便想答应母亲去会所放松一下,但猛的又记忆起岳

母崔莹和女儿小雯,这几天都没有和家人好好相处,考虑到这点,魏鹏还是决定

先回去探望一下岳母那边,然后再决定是否去母亲那边按摩放松。

「 知道了,妈。不过我还是先去我岳母那边看看孩子了,如果要过来,我再

临时通知你好么?」 魏鹏在电话里照直说了自己的想法。

「 那成,你按你的计划来就是了。我这边每天都忙到凌晨两三点钟的,随时

来,我随时帮你安排了。」 替刘月联系好了事情,魏鹏便挂掉了手机。之后的事

情也不需要他再搀和什么,母亲明天下班回家后自然会和刘月商谈。

魏鹏来到岳母家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过了。一对儿女早已经在外婆的要

求下各自回房间休息了,崔莹也正准备洗漱睡觉。但见到魏鹏突然过来,便又忙

着给魏鹏沏了茶。

「 我白天去过医院了,你爸的烧已经基本退了。阿惠这几天对她爹的事还算

上心了。没出什么大纰漏。医生说再观察两、三天了。如果没啥变化就可以出院

了。」 崔莹这几天除了接送孩子和负责晚饭外,每天也都固定要跑一趟医院,对

于魏鹏岳父的情况了解的比较多,便先给魏鹏提了下这方面的情况。

「 嗯,知道了。我白天也和阿惠通过电话了,和你说的差不多了。这次爸又

住院,我想了下,我也多少有些责任。明知道他刚出院,身子骨还弱,就安排这

去度假村休闲,是我考虑不周了。所以过两天爸出院了,咱们也别想着庆祝什么

了。直接拉回家里,好生修养一段时间的身子了。饮食方面,估计需要你多费些

心了。爸这身体,说白了就是个抵抗力弱,增强抵抗力是最重要的。」 魏鹏一边

喝茶,一边考虑着岳父出院后的安排。「 小雯和魏宇到时候,我也一块接回去了。

爸回家后,需要静养,小雯闹腾的很,留在这边肯定会吵到他老人家的……」 「

话是这么说,可阿惠和魏宇那边,我就没办法盯着了,而你也不可能不工作就那

么瞅着……」 崔莹皱着眉,试图想找到一个两全的法子。

听到崔莹的还在想着试图隔开庄惠母子,魏鹏忍不住摇了摇头。「 莹莹、我

知道你还存着一丝念想,希望能依靠时间不知不觉的淡化掉她们之间的关系。不

过说真的,你觉得可能么?我也想过了,有些事情,堵不如疏了。你严防死守终

究不是个办法了。」 「 堵不如疏?你难道打算默认她们之间的那种关系?」 崔莹

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魏鹏,要不是考虑到可能被房间内的魏宇听到,崔莹此刻

都会叫嚷起来。

「 呵呵……」 魏鹏苦笑了一下。也不隐瞒,便小声的将刘钊给庄惠下药,庄

惠很可能是因为被人暗算后才和魏宇之间意外的发生了超越母子关系的原由告之

了崔莹。

崔莹听的目瞪口呆。「 竟然是这样的!你怎么知道这个事情的?那个刘钊我

们可不能放过他……他算个屁了,一个大学的教授而已。竟然敢对我们庄家下手

……我们庄家只是低调,不收拾这个家伙别人还以为我们庄家事软柿子,好欺负

呢!不行,这事不能就这么算完,我得给小琳姐打个电话……」 崔莹此时提到的

小琳姐,本名杨小琳,算的上是崔莹的大姐兼闺蜜了。比崔莹大了十来岁,现任

国内某实业集团的董事长,厅局级干部,同时也是人大代表。其父更曾担任过国

家级的领导人,门生故吏遍天下。要杨小琳出手的话,魏鹏知道,刘钊那就是死

得不能再死了……而且不仅刘钊个人是死定了,与其有关的亲属甚至是熟人恐怕

都会遭到株连……

所以一听到崔莹提起对方,魏鹏慌忙阻止道:「 别,千万别。你要把这事情

让琳姨知道了,那才真是要把事情闹大了。琳姨哪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一贯的

我行我素跋扈张扬,她要知道了这事情的原委,绝对是把刘钊往死里整。你是解

恨了……可这之后的后果你想过没有?我和你都很清楚,这上面这两年斗的很厉

害,琳姨家那边也被卷进去了,琳姨的大哥不就因为这个原因被迫离开能源集团

去了黑省当副省长么。她是直性子,你去求她,她肯定帮忙!但她可不像她爹和

她哥,懂的分寸。一帮忙,没准就闹出大乱子了。你也知道的,这两年,她参加

两会,穿着奢侈了点,都被人在报纸上指指点点的。要出乱子了,那可就是牵一

发而动全身了……」 「 可、可这事情又不好让她爸知道……」 崔莹听到魏鹏说的

在理,一时有些不知所措了。崔莹出身的催氏家族相比庄氏家族,虽然也算世家,

但在高层的主要关系便是这里提到的杨氏家族。如果不请杨家出面的话,便就需

要庄家的关系出面,而显然,一旦告之了庄父刘钊下药的事情,则有可能暴露庄

惠同魏宇的事情。所以崔莹此刻有些两难了。

「 哎呀……你别总想碰到什么事,就动用家里和上面的关系啊。」 魏鹏意识

到崔莹钻了牛角尖,毕竟,像崔莹这样的世家子弟,熟悉高层,但相反,对社会

底层的情况几乎是一无所知了。立刻微笑着劝解着。「 这刘钊,我已经报复了。

他也就是个大学教授而已,我这边已经找人收拾了他一顿了……」 听到魏鹏已经

找人收拾了刘钊,崔莹方才感觉稍微解了些气,但随即又不满起来。「 收拾了一

顿就够了么?他干这个事情造成了什么后果!这后果他承担的起?」 「 当然承担

不起,所以收拾他一顿只是个开始。我后面还有别的方法来整治他的。而且你放

心,最后我肯定会让你解恨、解气……」 魏鹏忙着安慰着崔莹,此刻他倒有些后

悔把这个事情告诉崔莹了!他真有些害怕崔莹会自行其事,报复刘钊。这样一来,

会给他之后的一些打算造成变数。他并不希望出现这样的情况……

崔莹对于魏鹏的了解远在女儿庄惠之上,见到魏鹏一个劲的大包大揽,知道

魏鹏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她这些年一贯仰仗魏鹏,所以见到魏鹏这样的态度,

刘钊的事情也就不再提了。

「 那阿惠和魏宇呢?你难道真的就让她们一直这样疏通下去?」 崔莹闷了几

天,此刻又把话题转移到了这对母子的身上。

「 疏有很多方法了……」 魏鹏此刻也将心思重新转回了最关键的问题上。「

你知道么?魏宇现在好像开始信教了……」 「 信教?信什么教?」 出身「 世家」

的崔莹,从小就接触的都是主义、思想这些东西。一贯对宗教持彻底的否定态度,

既然否定,自然也就不会去接触。

「 我上午去了一个天主教堂联系一些事务所业务上的事情。结果意外的发现,

魏宇这一年多来,几乎每个月都会去教堂忏悔和告解什么的……」 「 忏悔?你是

说,他对他做的事情心中有愧?既然知道是不对了,那就该彻底断掉!为什么现

在还和他妈做哪些事情?」 崔莹感觉魏鹏此刻有些为魏宇开脱的意思。如果说魏

鹏始终对魏宇还念着一份父子之情的话,此时的崔莹对魏宇早已是极度的憎恨了。

当然,崔莹始终知道分寸,虽然对魏宇有诸般的仇恨,但到现在为止,表面上她

并没有露出太多破绽。而现在魏鹏这样的说法,却着实令她有些不满了。

「 少年郎,初尝这些,都是食髓知味的!你和我都是过来人,你我都禁不住

诱惑,你觉得他有那种定力把持的住?」 魏鹏看着崔莹认真的样子,忍不住便又

起了调戏的念头。

崔莹红了红脸,但又想到了什么,面露不快的说道:「 他把持不住,被诱惑?

那你的意思是说根子反倒是在阿惠身上了?」 「 我见过魏宇生父的照片……你不

觉得现在的魏宇和他亲爹越长越像了么?」 魏鹏此刻淡淡的提了一句。

听到这里,崔莹先是疑惑,跟着露出了恍然大悟般的表情,但随之又变成了

咬牙切齿般的仇恨。「 那个坏种,活着的时候害的我们家还不够,死了居然都还

阴魂不散……」 对于崔莹此刻的反应,魏鹏并不奇怪。但他并不打算和崔莹一起

咒骂诅咒一个已经死去了的人。相反,他在同崔莹的谈话中不知不觉的感觉到自

己似乎同样发现了一些东西……

「 我对心理学多少了解一些,虽然主要是对犯罪心理学方面的,但弗洛伊德

的学说我也是花时间研究过的。莹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也是阅读过这方面

的书籍的。迪俄普斯情节是怎么回事……你也应该是知道的。」 听到魏鹏提到这

些,连忙把注意力转移了回来。

「 不过我的认识和看法同那些心理学家现在普遍的看法不太一样。他们认为

恋母情节产生的根源是对母亲的依赖和对性的未知神秘感造成的。而我不这么认

为……」 「 那你认为是什么?」 崔莹追问着,她可不认为自己的女婿在心理学方

面能和那些专家和学者们相提并论,毕竟魏鹏仅仅是一个律师。

「 是对爱和性的无知……」 魏鹏给了崔莹自己的答案。

「 无知?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崔莹有些疑惑了。

「 这个世界上有无数的爱!亲人之间的亲情之爱,朋友之间的友情之爱,师

生之间的师生之爱等等……当然还有情人之间的情爱和性爱。我之前经手过一些

少年犯罪的案件,尤其是少年性犯罪格外具有代表性。性犯罪案件的嫌疑人年龄

不一,但有一个共同点,几乎都是在青春期性冲动的年龄段,年龄不一样是因为

个人体质的差异,有的晚熟一些,有的早熟一些。但我经过统计分析,几乎都是

刚刚开始接触性爱,但尚未真正了解这东西的情况下发生的。」 魏鹏此刻倒是彻

底恢复到了他律师的职业角度之上。

身体虽然疲惫,但魏鹏的精神却有些亢奋起来。

「 这一时期的少年对于爱和情这些东西,其实是分不清楚的!他弄不清楚亲

人之间的亲情之爱同男女之间的爱情究竟有什么区别!所以很容易的便会将两者

混淆……说直接一些,男孩爱自己的母亲是必然的!但他根本就无法区分母子之

间的亲情之爱和男女之间单纯情爱两者的区别。所以当他进入青春期产生了对异

性的性爱欲望后,很自然的便将最初的性爱的对象指向了与自己关系最为亲密的

异性,也就是自己的母亲。如果这期间无法正确的区分亲情和爱情,结果就会是

单纯的恋母……」 「 那你有这个阶段么?」 崔莹对于魏鹏的这一理论有些不以为

然,直接反问起了魏鹏。

「 我情况特殊了……」 魏鹏笑了笑。「 我家的情况你知道的,我少年时代最

亲密的是我大姐……所以,如果说有的话,我应该是恋姊情节了。你可能不知道,

我大姐和你其实有点相似,很温柔和贤淑的女人……」 魏鹏一边解释,一边也似

乎明白了自己和崔莹最最终搞到一起的心理根源了。

听到魏鹏直接牵扯到了自己身上,崔莹红了脸。不过崔莹并不知道,在看着

崔莹的同时,魏鹏又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徐梅。

「 过去我还真的没有恋母的心理了……可是现在我怎么和我妈搞一块去了?

难道是因为从小缺失母爱,现在找回来了,重新补上这一课?」 魏鹏想着,心里

却又在摇头。他很快意识到他对母亲徐梅恐怕不是什么恋母情节在作祟,很可能

仅仅是因为生理上的欲望和禁忌上的刺激了。如此一来,他也产生了巨大的负罪

感,这负罪感直接就将他现在前往母亲所在会所「 放松」 的想法给否定了。

「 那你说这些对解决阿惠和魏宇的问题有什么帮助?」 崔莹当然不知道魏鹏

脑子里再想些什么,但在脸红心跳后便又冷静的将话题转移了回来。

「 所以我在想,是不是可以让魏宇真正的谈个恋爱什么的……」 听到崔莹的

询问,魏鹏方才将思绪回归到了正题,并提出了自己突然冒出来的想法。

「 切……不切实际的想法。」 崔莹嘟着嘴,对于魏鹏此时突然提出的这个建

议嗤之以鼻。「 给魏宇找女朋友?把他的注意力从阿惠哪里拉开,转移到女朋友

身上?你想的太简单了吧!你当是旧社会,花钱买个童养媳什么的。有没有能吸

引魏宇的女孩还是两说,就算有,你凭什么能把人撮合到一块去?这可不是花钱

就能办到的事……」 听到崔莹的奚落,魏鹏也笑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

冒出这样的念头,而且他也清楚崔莹说的没错,这样的想法,基本没有任何的可

操作性。但是魏鹏却突然隐约的感觉到了一些什么,除了利用视频造成母子间的

不信任外,自己似乎还有其他的方式增加这两者之间的裂痕……

崔莹和魏鹏又聊了两句,崔莹询问起魏鹏在哪里过夜的问题。两个孩子都在,

魏鹏要留在岳母这里,就只能睡沙发了。所以,魏鹏还是只能离开岳母家,开车

返回了自己的住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