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梦想之都27

发布时间:2022-06-22点击次数:

梦想之都 27

Chapter 27再遇

" 李校长,我真的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刚才、刚才那……不知怎么就

自己倒下了,我什么都没做。" 高婕在走去停车场的途中一直不断重復著相同的

话语,生怕李文听不清楚。李文这时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用温柔的眼神告诉高

婕先平復一下心情,详情情况到了警察局后再慢慢说。高婕此时也是思绪紊乱头

脑发白,在李文的安慰也静静地呆在停车场裏等候招队长。一般来说命案发生后

需要把现场封锁,等候相关人员取证。而且法医也需要马上对尸体作一个初步的

检查,再把尸体运回停尸间。因此整个过程不是一时半刻能够完成的。不过这招

队长的办事效率相当的高,1 个小时不到就把徐局长的遗体处理好,与高婕二人

一同返回警局了。

虽然已经夜深,但是警察局内还是有人值班的。招队长载著高婕二人过了门

卫后就直接从地下车库的电梯进入了办公大楼。在办公室裏,高婕復述著刚才发

生的事情的同时,也回忆起之前的一些疑问。首先就是徐局长的态度。打他从浴

室裏出来,他那样子就根本不像是要和高婕谈事情的。但是李文明明跟高婕交待

过已经和徐局长打过招呼,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在没有征得李文同意前,

高婕可不敢贸然把事先和徐局长约好的事告诉招队长。另外就是当时徐局长的肤

色显得特别奇怪,整个脸部和前胸都红得发紫。高婕怀疑他是否饮酒过量了。不

过根据李文和招队长自己的证供,当晚他们喝的酒并不算多。可能是因為自己的

上司过世,招队长对於高婕的供词问得十分的仔细,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高婕

在十分尷尬的情况下基本还原了当时在房间裏发生的事。

录完口供后,李文就亲自送高婕返家。高婕一进入家门后就躺在了大厅的沙

发上,长长的舒了[推荐]梦想之都27口气。李文主动地倒了一杯热水给她,还安慰她说:" 高老师,

这件事疑点重重,他们不会冤枉你害死老徐的。请您放心,无论在公在私我都会

想办法帮你解决它。我还可以向你保证,在没有最后结果之前我绝不会向校方匯

报。因為一旦曝光,你教师的前途甚至我们学校的声望很可能会遭受毁灭性打击。

" 这可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高婕本来已疲惫不堪,这下子一提起工作前途的问题,

心裏更是仿徨不安。她也明白李文只是一番好意,但是" 曝光,毁灭性" 等字眼

却令她想到这份大好工作的前景蒙上了阴影。她再也控制不住,伏在李文肩膀上

痛哭起来。李文没再说话,拿著纸巾筒默默地搂著高婕让她尽情地发泄出来。

良久,高婕终於平復下来。她说:" [推荐]梦想之都27不好意思李校长,我失态了。" 李文露

出他热忱笑容说:" 别这么说,别这么说嘛。发生这样的事情谁也不想。而且你

也不用见外,叫我李大哥或者文哥就行了。反正现在也不是上班时间。" 高婕忽

然觉得,眼前这小胖子其实也已经高大得让她可以依靠了。她低声道:" 李大哥,

我真的真的十分感谢您的帮忙,我、我都不知该如何谢你啊。" 李文呵呵笑了声

道:" 大家既是工作的伙伴,也是朋友,就不用客气了。除非你不认可我这个朋

友啰!" " 不会,不会,怎么会呢。" 高婕赶紧回应了李文的玩笑,还是用非常

认真的口吻。李文点了点头,轻轻拍了拍高婕的肩膀说:" 好吧,现在时间也不

早了,早点休息。这件事情你也先不用担心太多,我下周会全力帮你解决的。"

" 餵,下午有大学男篮联赛重头戏,外语大学对咱们联大。我们也去凑凑热

闹,帮自己人打气吧。" 星期一,郭晓成摆弄著手上的DV对郭玄光说," 看,设

备齐全。今天下午篮球与美女一个也不能少,哈哈!" 一提起大学,郭玄光就想

到了寧寧。不知怎地,心裏老是痒痒的想再见上她一面。想起那天那个娇滴滴的

样子,真的是我见犹怜的样子。他想:" 今天这张球赛可是联大的大事啊,说不

定能再碰上她。" 因此他没做他想,马上应允了。

这场比赛的场地是在联邦大学的体育馆内。这个体育馆可是联大的标誌建筑

物之一,又国内首屈一指的建筑师负责设计。除了现代化的建筑风格,场内还设

有8000个固定座位。除了一般的校际活动外,学校也会把场地租给一些专业比赛

或者活动使用,做到教学收益两不误。当时推动这个项目的人就是现任的校长,

而且还是他晋升的一大政绩之一。一进入场馆郭晓成就滔滔不绝地向郭玄光介绍

著。郭玄光道:" 不像你作风嘛,怎么会跑去了解这些事情。难不成这又是你爸

的杰作?" 郭晓成抓了抓头说:" 嘻嘻,不好意思,你又猜对了。唉,没办法。

这叫做猪八戒弹弦子,他老人家有空就要拿他的成品吹嘘一下,我听得多了自然

也记熟了。" 郭玄光略带羡慕地说:" 那他也得有资本才行啊,我们两所学校的

大型建筑有哪个不是你爸负责的?" 郭晓成也略带自豪地说:" 那也是那也是。

" 两人有说有笑地很快就进入了体育馆内。

球赛已经开始,除了联大和学院的学生外,客队也来了不少的助威团。虽然

来观战的人数不少,这个容量颇大的体育馆还是有不少空位。郭玄光两人在通道

上左顾右盼的,想找一个比较靠近的座位。就在他们东张西望的时候,背后传来

清脆的声音。" 哈哈,快点,快点啦。" " 都怪你,买什么雪糕啊!比赛肯定开

始了。" 只见两个女生手裏拿著甜筒,扭打著跑了进来。她们没想到双郭两人几

乎占据了整个通道的空间,前面一个女生一个踉蹌,就向前扑去。郭玄光赶紧伸

出手扶了她一把。结果人没有摔著,不过手上的雪糕却整个落入了郭玄光怀裏。

他暗自气愤:" 搞什么名堂啊,拿著甜筒还一个劲儿的猛跑。" 不过在两位女生

面前他也发作不起来,装著有风度地说:" 您没事吧?我衣服不打紧的,待会儿

去擦擦就好了。" 郭晓成道:" 这回我可发挥作用了。" 他用手指指道, "前面

那就有个工作人员用的更衣间,赶紧去弄弄吧。"

这所体育馆因為是按照正式比赛的规模打造,除了普通的洗手间以外,还配

有一个小型的更衣室方便工作人员。而且这更衣室就设在一个较大的出入口旁边,

平时门上掛著个禁令牌,一般人都以為是办公室而已。看过建筑图纸的郭晓成当

然也知道这个设计,碰巧今天他们就从这更衣室所在的门口进入,因此郭晓成马

上告诉郭玄光不用跑出去用那个公用卫生间。

郭玄光进去一看,裏面也确实设计得十分简单。除了几个储物柜外,就只有

三个独立而且带有马桶的更衣间,也没有男女之别。他扫视了一下,找到水龙头

后就马上开始清洗校服上的污跡。就在他整理完準备离开之际,忽然听到了" 呜

……" 的一声。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在这相对安静的环境裏还是十分清楚。郭玄

光感到声音有异,马上环视四周,却没有发现有人。他立刻把目标锁定在那三个

独立更衣间上。由於门板下面都离地面有一段距离,他马上低头一看,发现最裏

面的一间竟然有两个人在那。他再看了看,发现其中一人像是蹲在那,从脚上的

高跟鞋判断应该是一个女生。另一人就在她旁边,裤子也落在小腿上了。从鞋子

和小腿判断应该是个男的。他想:" 怎么会两个人同时在那,而且姿势这么古怪,

肯定有问题。" 他马上拉开了更衣室的门又再关上,假装离开,然后躡手躡脚地

慢慢走到那两人旁边的更衣间内。

因為两个更衣室之间的分隔板也不是直达天花板的,只要站在高处也可以看

到旁边的情况。郭玄光為了不发出声响,把动作放慢了不知多少万倍,慢慢地把

双脚都挪动到马桶上。虽然他手机有摄像头,但是此时却不敢使用,因為他要保

持绝对的安静。接著他慢慢伸直双腿,眼前逐渐出现隔壁更衣室裏的画面。就如

他想象那样,一个男的站在马桶前,低头看著一位蹲著的女生忘我的吮吸著他的

阳物。

郭玄光被这画面震住的同时也十分惊讶那阴茎的尺寸。看上去这玩意儿比他

的还大了不少,肯定超过了20厘米。女生就算怎么尽力,也只能含住他那东西一

半多一点而已。郭玄光看得心跳不断加速,自己的子孙根也瞬间绷紧了。他眼睛

也不眨地盯著看了不知多久,那男人突然按住了女生的头,用力地摇动起来。他

还带著命令似的口吻低声说:" 不许吐,全喝了。" 女生像是被他的大阳具顶得

透不过气了,又不敢反抗。只是握著拳头象征式地捶打著男人的大腿,并又再发

出" 呜、呜" 的声音。郭玄光看得也是浑身发滚,好像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了。

" 嗯……" 男人长舒了一声,腰部抖动了几下之后从女生口中缓缓抽出了那巨大

的阴茎。虽然已经射了精,但是那东西还是依然挺直。女生咽下嘴裏的东西后,

又伸出舌头舔他的阴茎,像是要清理干凈一样。就在女生的头移到阴茎下方,抬

起来舔它的底部时,目光就和郭玄光刚好对上了。已经看得忘乎所以的郭玄光发

现这女生竟然就是寧寧。他一时也呆住了,只是傻傻地继续盯著。而寧寧也停顿

了一下,不过她马上就用两声咳嗽掩饰了这一幕。

由於男人由始至终都是低著头看著寧寧為他口交,因此没有察觉头上郭玄光

的存在。 "不错,等我电话吧。" 当寧寧帮他系好皮带后,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这时郭玄光马上冲到她寧寧身边说:" 你怎么会在这裏?為什么要帮那人做、做

这事呢?" 寧寧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凝视著郭玄光,像是有千言万语想说,但是

偏偏不知怎么说起,眼眶也霎时变得通红。郭玄光看到她这个样子,更是确信她

受了委屈。他道:" 你别激动、别激动,有事情可以告诉我,我想办法帮你啊。

" 看著郭玄光那坚定的眼神,寧寧终於慢慢道出了缘由。由於拖欠了学费太长时

间,学校下达最后通牒,很快要做出休学处理。刚才那人是大学的处长,就是来

通知她的人。寧寧不断哀求他,结果那处长起了色心,以性来要挟她作為延迟处

理的筹码。

郭玄光气愤地说:" 岂有此理,这么齷齪的要求也亏他能想得出。但是大学

一年的学费也不会很多啊,你还没有凑够吗?" 寧寧道:" 我其实已经欠了好几

万的学费,因此学校才说要做休学处理。其实没有让我退学已经很好了。" 郭玄

光道:" 什么?那么多?这……" 遇到钱这事,他也是束手无策了。原本两人是

相对而立说话的,这时寧寧忽然整个人挨近了郭玄光,两人的距离恐怕只有1 厘

米了。她说:" 你怎么会在这裏?刚才偷看了很久吗?" 郭玄光不曾想她会有此

一问,一下子不知怎么回答。他看著寧寧清秀的脸庞,闻著芬芳的体香,不禁有

点目眩神迷,不由自主地退后了两步。寧寧不让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开,又跟著向

前了两步道:" 上次玩得开心吗?" 想起那销魂的一夜,郭玄光刚放松下来的阴

茎又再挺直了。嘴裏紧张得说不出几个像样的词:" 好……我……很好……" 他

又再连退了几步,后背已经靠在了一间更衣室的门框上,无路可退。寧寧马上又

跟上几步,一手按住了他襠部说:" 那么……要不……" 然后手就在那抚摸起来。

郭玄光紧张的同时又有些兴奋,他想:" 怎么会这么主动,难道她也想再和

我干一次?" 这时寧寧用勾人的眼神凝视著郭玄光道:" 今天算你便宜点,1000

块就行了,怎么样?" 郭玄光像是突然被人倒了盆冷水,他想:" 原来不是我,

她还是惦记著学费的事情而已。" 他失望地说:" 我、我没带那么多钱啊,现在

好像只有500 块。""什么?" 寧寧就像触电似地跳开了几步," 五百?不行啊,

要不你去提款机再提一些吧。" 郭玄光嘆了一声,道:" 我知道你急著赚钱,但

是在这裏很不方便啊。要不这样吧,就当做是朋友借你五百吧。" 说完掏出口袋

裏仅有的现金递给了寧寧。寧寧伸出手,犹豫了半响,最后还是郭玄光主动把钱

塞到了她手裏。这下子寧寧收起了嫵媚的姿态,恭敬地说:" 真的太谢谢你拉,

好朋友。我、我一定会尽快还你的。" 郭玄光傻傻地笑了笑说:" 不用急,我也

不是等著钱用。朋友嘛,互相帮忙也是应该的。" 寧寧开心地笑著说:" 我叫艾

莉汶,金融系的,在学校住宿,你可以随时过来找我的。" 接著两人还交换了联

络方式。

看著艾莉汶离开的背影,郭玄光感到十分的欣喜。也不知是因為帮助了她还

是跟她做了朋友的原因,总之心裏是乐滋滋的。这时艾莉汶突然转身向他飞奔而

来,给了他深深的一个拥吻。两唇相亲带来的那种愉悦感是言语无法形容的,唇

分后那令人回味的感觉更是让郭玄光心裏烙上了她的名字,甚至开始掩盖了" 杨

蕓" 那名字。

友情链接